当前位置:首页> 药品推荐 >贾邦雨丨【心灵港湾】小乳鸽活了(外一篇)

贾邦雨丨【心灵港湾】小乳鸽活了(外一篇)

2020-06-23 14:16:43


小乳鸽活了(外一篇)

贾邦雨


我喜欢饲养宠物物,花、鸟、虫、鱼、龟、鳖等小动物都养。

我家里还养了几对鸽子。没事的时候,喂喂鸽子,看看鸽子在蓝天上自由翱翔的样子,便感到身心轻松、愉悦,即使有烦忧或疲累也会随之消散。

不久前,我养的一对鸽子下蛋了,经过十八天的孵化,小乳鸽终于出壳了。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家伙,很小,毛绒绒的身体湿漉漉的,眼睛紧闭着,还不时晃动那小小的头颅,似乎显得烦躁不安。

想看一下乳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双亲会把它们的下一代紧紧护卫在温暖的腹羽下,很难见其“真容”。若是想靠近,老鸽子就会怒视你,竖起颈部的羽毛,发出咕咕的威吓声音,随时准备用翅膀拍打、尖喙猛啄的方式,进行自卫还击。

亲鸽给乳鸽喂食的方式也很独特和有趣。它们把头伸进腹下,鼓起颈部,用呕吐的方式,把嗉囊里的营养液吐出来,乳鸽便把小嘴伸进老鸽的嘴里进行吸食,直到吃饱为止。

每天,我都要去看看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观察它们成长的状况。这两只小鸽子,在他们父母的精心抚育下,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子。一个星期以后,小鸽子就有拳头般大小了,宽大的翅膀已经不能完全罩住它们了,我甚至可以看见乳鸽浅黄色的身体。

小鸽子的成长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和危险。这天,我照例去看小鸽子,却发现母鸽的翅膀下只有一只小鸽子了,而另外一只却落在窝的外面。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是因为肚子饿,还是因为贪玩,离开了温暖的窝巢和母亲的保护,就意味着死亡。

这只可怜的鸽子瘫软在地上,头耷拉着,眼睛闭着,没有一点生气。我赶紧把它放在手心里,它一动不动,已经全身冰凉,只是身体还没有僵硬。当时天气很冷,已经是零度以下了,即使马上进行抢救,这只鸽子存活的机率也很小。我想,不管能不能救活它,我也要试一下,它也是一条生命啊。

我急忙把这只粘有粪便的鸽子塞进了胸口,也不管脏不脏,让它紧贴在温暖的肌肤上。小鸽子像个冷冰冰的石蛋,不一会儿,我的胸脯就不热乎了。我又把鸽子移向肚皮,接着是腋窝…….十几分钟下来了,这只可怜的小鸽子还是没有生命的迹象。

在一旁的母亲说,小鸽子已经死了,你就别费这个劲了。母亲的话并没有动摇我要救活小鸽子的决心。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小鸽子好像动了一下。是幻觉,还是做梦,我连忙把小鸽子拿出来,我真切地看见了它的小嘴吧张了一下,虽然很细微,但这的确是真的。

不过,小鸽子的身体依然很冷,比先前好不了多少。小家伙能动了,这是个好兆头。我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同时,又继续用身体温暖着小鸽子。也许是我的真诚和执着感动了上苍,不到一个小时,小鸽子终于活了过来。它的头颅、翅膀、小腿都能动了,眼睛也睁开了,它的生命复苏了。这只小鸽子是我用自己的体温救活的,看着刚从鬼门关回来的小鸽子,我感觉就像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很有成就感。

通过这件事,我悟出了一个道理:遇到任何难事,只要坚定信念,肯努力,不放弃,就会又希望,一切皆有可能。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呢。



家乡的花园塘

我的家乡,山多,河塘也多,能叫出名字的就有清澈见底的“清水塘”,长满香蒲的“蒲荡”,不是花园,胜似花园的“花园塘”。尤其是“花园塘”,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花园塘”在我的家乡算是比较大的了,长约一百五十米,宽约五十米,它紧邻“中国水泥厂”职工医院和一所职工子弟小学校。塘的另一侧,是一条知名的沪宁线铁路,不时有列车或货车鸣着响笛呼啸而过。

“花园塘”的水,常年清澈透明,浅一点的地方能清楚地见到鱼虾四处游戈;四周长着高大粗壮的柳树,一个人都抱不过来,纤长的柔枝和绿叶,随风跳着飘逸的舞蹈。遇到风平浪静时,明镜似的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和匆匆飞掠的鸟影,俨然是一副优美的画卷,看到这么好的景致,即使心情不好,也会随之愉悦起来。

孩提时,我对“花园塘”名字的由来,并不理解。是谁起了个这么个富有诗意的名字?这儿即没有花儿朵朵,也无蝴蝶翩翩,甚至连小草也不繁茂,名不符实,“花园”从何而来?

现在,我似乎想明白了,“花园塘”虽不是“花园”,但它的美,它的诱惑力,丝毫不比“花园”逊色,甚至还要略胜一畴。

我的同学赵广华、宋福胜就住在“花园塘"的岸边,足不出户,就可以看到它的景致。日日夜夜有这么美的河塘守着、伴着,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即使有烦忧,也会被清亮的流水洗涤地干干净净。我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

好在我读书的小学校就在旁边,只要一有空闲,我都会溜到“花园塘”去转一转,看看风景,打打水漂……

遇到春暖花开的季节,便有许多钓者,在柔枝拂面的柳树下专注地垂钓。我也经常会用柳枝充当魚杆前来凑趣。

塘里的魚儿很多,大多是青鱼、白鲢,鲫鱼居多。不时,有鱼被钓起来,立刻引起一片赞叹和羡慕的惊呼声。就连我这个臭“魚篓子”,也能钓起一、两尾小魚来,随后,赶紧跑回家向母亲邀功领赏。

夏天,“花园塘”更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公共场所”。为了消暑纳凉,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会拥入这片“冰清玉砌”的水世界。

据有经验的人讲,“花园塘”最深的地方有五、六米,很危险。但仍然有许多勇敢者去“试水”。,小孩就在浅水区 “狗刨式”地学习游泳。有时,还能看到三、五个女生来到“花园塘"。那个年代,人们都很传统、保守,尤其是女性,她们的游泳衣不是现在的“三点式",而是平时穿着不露肉的普通衣服,然后“武装整齐”地下了塘。她们嘻嘻哈哈在碧水里打闹、嬉笑,毫无顾忌。也许是阳光太强烈的缘故,用不了多久,她们的脸庞都被晒得通红。当她们戏耍够了,才肯上岸。那身上穿的衣服,经过水的浸润紧贴在皮肤上,便凸显出苗条身材优美的曲线,吸引了众多男士的眼球……整个夏季, “花园塘”都处在一片亢奋之中,人头攒动,水花四溅,热闹非凡,久久不能平静。

每当我被炎阳炙烤的大汗淋漓时,就会赤条条、不顾一切地跳进“花园塘”。刚一下去,我立即就被清凉、透亮的塘水所包围。一瞬间,整个身心那个舒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在河里游泳、洗澡、捉鱼,尽其所能,直到很晚了,还舍不得上岸回家。

“花园塘”就像是我生命的摇篮,在这里,我学会了游泳,学会了规避危险,学会了我在学校里学不到东西,总之,受益非浅。

光阴似箭,一切都在改变。现在的“花园塘”老了,瘦了,浊了,臭了,有些地方都能看到厚厚的淤泥露出水面;岸边的老柳树,一棵也看不见了;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水面也没有一个人影,只有那匆匆而过的火车轰鸣,还能让人想起“花园塘”往日的喧闹和风采。

每次见到这毫无生气、死气沉沉的“花园塘”时,我便心生悲凉,它还是那个美似花园的“花园塘”吗?!



作者简介:贾邦雨 ,江苏南京,50后,爱好文学,喜欢真情实感类文章。现已退休,心态不老,种花养鸟,码字写文,拙文散见本市《南京日报》、《金陵晚报》、《现代快报》、《栖霞文艺》等报刊以及“凤凰”、“雷鸣”、“重头戏”、“微小说”等多家公众平台百。
温馨提示


1、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2、奖励:平台每月产生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品,散文与小说各一至两篇,奖励作者40元。作品评定:(1)作品构思独具匠心,语言优美,主题积极健康,充满正能量;(2)根据从发稿之日起,一个月之内的阅读量与点评而定。阅读量不低于300,点评不低于五条(点评须言之有物,见解独到)。

3、其他:从2017年11月21日起,《凤凰文学》改为周刊,每周二、周三发文;平台实行有赞赏有稿费,无赞赏无稿费。赞赏费的百分之五十发放作者(赞赏不足2元,不予发放),余下百分之五十用于平台运作。由于人手有限,赞赏费半个月发放一次,发放后产生的赞赏将不再返给作者。敬请作者见谅。

4、凤凰文学平台于2017年与《犍为文学》、《岷江》、《太白风》三家杂志合作,成为这三家杂志的选稿基地。《犍为文学》系犍为作家协会主办,《岷江》是犍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太白风》是湖北省安陆市作协主办。

5、作品自发稿之日起,半个月以后没有收到录用回复,作者可另投他处,自行处理。

凤凰文学电子杂志编委 

名誉社长          晓   菊

名誉总编  周云  纪志南 

总  编              罗础容

栏目编辑 王明亮 鲁晓英

外  联   勾淑秋  李雪颖

排版设计          胡树嘉

微信号:xishusanwen

邮箱:m18080627189@163.com


凤凰文学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