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兰忠教事件发酵:我们是否做错了?是给鱼还是给渔?

楼主:新平果网站 时间:2019-06-11 16:43:25


昨天下午,我们报道了一篇《 坡造十六岁男孩露宿江滨数月,父亲病逝母亲弃子以捡垃圾为生》,经过了1天,兰忠教小朋友已经收到76笔捐款3289.9元的捐款。


  今天早上(3月1日),兰忠教小朋友被我们工作人员从维也纳酒店接到办公地点,接受了团县委及平果爱心公益小组风度翻翻等爱心人士,及巡警大队苏警官的的慰问,期间一位得悉被感动的黄姐慕名而来,当场泪奔拥抱小兰忠教。最后大家决定,明天到坡造小兰忠教家走访一轮,因为他还有一位年近80岁听力下降的奶奶。这是我们之前所不知的。


  如果是一篇报道,我觉得上述文字已经足够,因为兰忠教小朋友正在并持续源源不断的接受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及馈赠。

  事情发生的这一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是否做错了?

  都16岁的孩子了,怎么还需要帮助,不会自己去打工?

  你们跟民政局、派出所、村委了解过情况没有,怎么这么鲁莽就报道出来了?

  你们的捐款账户怎么是私人的名字,不怕被告吗?

  ……

  是的,上面这些问号,就是这一天过来我们反复被质疑的声音

  我想说一个故事,就是昨天的故事,下班看到我们工作人员在跟一位小朋友在沟通,还以为是谁家的孩子走丢了进来问路,“这位叔叔是负责人,你把情况跟他说一下。”,跟兰忠教的询问的问题想必大家已经了解,父亲过世,母亲改嫁把他丢在车站,然后他在江滨路长凳上睡了三个月,晚上在火车站和雷感车站捡垃圾为生,如果下雨,就跑到50米一处屋檐下有烂沙发的废旧回收站躲雨……这是他带着哽咽声说的。

  职业病告诉我,是不是该警惕这穿着干净的孩子是不是团伙诈骗,接着冷漠的给他5块钱让他先去吃东西,然后看着他在广场边缘消失进广场里……

  

  还没上班就看到他在办公室吃粉,同事买了碗粉给他。跟帮助过他的巡警联系后,我决定组织材料进行报道。

  确实没有经过民政局调查,也没有通过属地派出所了解,更没能联系村委核实,可是孩子几番泪下,因为我和屏幕前面的大家一样,也是过孩子,且正在是父亲。

  “实际”年龄14岁,入档登记已有16岁,身体发育年龄不到10岁,我们能写14岁吗?可以的话我还想写9岁呢,我女儿不到6岁,差不多和他一样大了……这是我昨晚复制粘贴解释得最多的一段话。

  我们没有权利去调查这个孩子的真实年龄,更没有权利去指责、处分谁谁谁造成了今天的这连锁反应,我们只是一个平台,一个平果县的网站,可是我知道,南宁青秀山今年可以下雪,难道今晚平果不能下霜?我还知道有个东莞的报道,断手断脚断舌头躺在平板车上的残疾儿童,有一定数是被“残疾”的,他们往往在街边小巷玩耍的时候被拖上车,醒来睁开眼睛,发现眼睛和地平线平行,手脚没了,要喊,喊不出,因为舌头没了……

  要是由于我们的莽撞的报道犯了错,错在这孩子强壮到是可以自食其力的,那么我相信早上的黄姐一看到就不会泪奔拥抱小兰忠教并喃喃道:这哪里是16岁的孩子,到不到10岁?……

  要是由于我们的莽撞的报道犯了错,不该没有经过核实而揭了这个社会的遮羞布,那么我们可以道歉,我们不是官媒,甚至没有“新闻”报道权,我们可以道歉,诚挚道歉,因为,是我下的指令:搁置理智,感性迅速的去做这件事情。

  引用白岩松的一段话,中国已经经历或正在经历两个改革,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是不是应该有第三个改革,即社会心理改革?


  是给鱼还是给渔?

  在第一篇报道时,我们加粗加亮了一句话:我们诚挚建议,孩子需要的资金不一定很多(足够满足在找到合适归宿之前的花销,现由新平果暂时安排在维也纳酒店),最需要的是安排入学,不要在社会上流浪了,或有更好的建议。

  首先得感谢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使我们的小兰忠教在短短一天里已经接受到来自四面八方74笔的捐赠(截止1日下午15时),金额已达三千多元。绝对不能否定这几千元对小朋友在未来一段时间的帮助,因为衣食住行都需要人民币。但是这三千元,哪怕是三十万甚至三百万,都不是我们所想的结果。

  一个明显发育不良骨瘦如柴,体格小于实际年龄5到6岁的孩子,他能支配这些钱吗?暂且不说新平果会代为保管,钱的支出都会征求大家意见并及时公布出来。他确实不能支配这些钱。首先谁来支配?那个改嫁后弃他而去的生母?答案明显是否定的,即使她是他法律上的监护人。那个还未经证实的80岁高龄半边失聪的奶奶?(明天就会有爱心队伍去证实)

  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有一所学校能够“接纳”这位被16岁的孩子。你能想象这样的花季少年流浪在街头,迫于生存,在以后会不会学坏,变成社会毒瘤?

  如果,有能解决孩子实际年龄的村委证明。

  如果有村委证明,孩子就能在属地派出所办上户口簿身份证

  如果孩子有了户口簿身份证,就可以咨询教育部门是否继续入学

  如果能继续入学,就可以通过大家来继续募集他的花费开支,当然,是合理的开支

  如果上面的如果都能实现,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被迫接受救济被亲情凋零被命运捉弄的孩子,可以茁壮成长,报答国家报效社会……

  只是这些如果,不是几千块几十万能搞定的,也不是这个莽撞的新平果能解决的,因为他需要的是渔而不是鱼。

  最后,再引用白岩松的一句话:我们应该把公益的行动,转换成公益的心,因为只有内因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外因。


附3张图。1、2是早上义工与孩子交流的图片。3是我们捐款二维码及捐款方式,对不起大家,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决定,现在切断募集资金渠道是对还是错。


图1


图2


图3




END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