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药品选购 >【中国诗模邀请赛】参赛诗人作品展示【总第1456期】

【中国诗模邀请赛】参赛诗人作品展示【总第1456期】

2020-10-02 14:37:32


==== CHINESE POETRY MODEL ====

【中国诗模邀请赛】参赛诗人作品展示


SHOW

PARTICIPATING

POET

2018


      丫 丫  本名陆燕姜,80后,广东潮州人。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省作协理事,二级作家,广东诗歌委员会委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作品入选多种重要诗歌选本。曾获多种诗歌赛奖项。出版个人诗集《变奏》《骨瓷的暗语》《静物在舞蹈》。




  写一首谁都能读懂的诗

 


从前,有个小女孩很快乐

她赶羊,给羊儿取好听的名字

有时把自己当成其中一员挤在羊群中间

 

从前,麦杆儿可以做成喇叭伞

可以吹乒乓球,做鸟哨

仿佛大雁也能被哨声引骗落地

 

从前,覆盆子随地都能采到

不用洗净就能吃个够

鲜冽的浆汁,咬破就会喷射到夏天的脸

 

从前,头顶上的天是现在的两倍高

云比风轻,青草散发着脆绿的气味

 

阳光下蜥蜴自由穿行

我们各施其道,互不威胁

 





  小剧本

 


还来不及穿上红舞鞋

大篷车已经开走了

 

电影主角缺席

铁轨一路向南,生下一群小火车

 

一斤重的魂丢了,四两九的命还在

没有解药,一堆字词趴在纸上抱团痛哭

 

第十二章37回,第8节旧车厢靠窗位置

有人控制档杆般紧握生殖器

 

凌晨一点半,糖衣片开出红色小花

书页中两具裸体打成死结

 

半小时后,身材丰腴的女人

轻轻靠过来,"借个火,可以吗"

 

黑暗中,两张塑料的半透明的脸

贴得那么近,却如此陌生






   刺 

 


这该死的东西。潜伏在他们的私生活里

像有毒的香水,散发着小狐狸的气味

诡秘。时隐时现

它,穿透发了霉的硬币背面

暗长在无色无味皱褶婚姻的缝隙

在红男绿女食不果腹的孤独里

一个带杂味的眼神

一条神差鬼役的短信

一场空穴来风的际遇

呵,这藏头露尾的鬼东西

冷不丁便会插伤信条和教义

而被戳痛了的人心

即使滴着血,也没有人喊疼

只是说:痒




  秋刀鱼

 

 

她被一根俗世的竹签整个串起

横卧在时代的烧烤架上

隐忍穿肠而过。她始终保持着

与脊背弧度相应的想象

淬火中的形而上学。她听到了世界的心跳

像极四周左逃右窜噼噗作响的火苗

一阵风刮过她几近凝滞的眼瞳

她的双腔被固定成剪刀口的角度

整个夜晚

曾经喂养过她那片海域不停地叫唤着她的名字

秋刀鱼僵着口型,没有答应

寂灭的海面留下一道斧痕

火势渐猛。表皮不时发出的爆破声

让她以为,自己还活着






  伪写真



技术性的失误

木头椅子再次长出银耳

甜腻的外表总与坚硬的质地

格格不入

体内的罂粟已过叛逆期

她近似一个隐形人

在特定的灯光下,打着手势

镜头一次次入侵。重复的排练让试探变得无效

有几次

她被瞬间闪烁的强光砸伤了鳍

像一只,无辜的鱼

徒有光滑的脊背

她的衣着越来越性感

身子越来越瘦弱

而孤独

越来越臃肿

她始终与生育她的时代

保持一倍半的焦距

仿佛那么远,又那么近

仿佛那么真实,又那么虚拟



  

  木 匠



刨。一圈圈退下渴盼

由躯壳向内里游移

贴近轴心,现出生活的病灶

我们抽象地活着:

线,圆,方,角......

将自己拉压成适应现实的模样

一切志念被连贯地省略。我们

同时染上木质的痛感

麻木,木讷。

一如静物隐射出的泛神学

我们亲手裁制的那扇木门

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这么多年,一遍遍在复活




  

  片 段



巨大的浴镜前

我小心翼翼

穿上

不锈钢内衣

塑料背心

红木短裙

玻璃外套

橡胶连裤袜

水泥长筒靴

最后不忘戴上

亲爱的纸花小礼帽

你站在镜子背面

一语不发

拿着透明螺丝刀

不慌不忙,将我

一件一件,一点一点

拆下来......

我终于成了

一堆废土




  小暑之诗



时到年中,不必计较
日的壳和夜的核哪一个先醒

该跳舞的继续跳舞
让足球在针尖上翻跟斗也完全可以


需要几易其稿

才能定下这夏日的心象?

诗红酒绿,淹没在轮回的啤酒杯
泡沫退去,现出我的自恋和强迫症

热的起始预见冷的结局
我写下的诗,与我的身体是否迷人无关






  芒种之诗 



穿越第九个牌坊
芒种就到了
最初的企盼和最后的祈愿
中间隔着绵绵梅雨

龙舟水在船掌心醒来
艾草在蝉声中醒来
蜜蜂和萤火虫在毕业季的热浪中谁忠实一些
灯绳和瓜藤,谁柔韧更好一些
能弯成一颗回形针
别在夏天的前胸

所幸
问题的答案就在问题之中
排除零容忍。
一米视界之内,一定住着神仙

我相信
我有足够的运气
在雨幕中碰见跌倒在牌坊街义井旁
那个醉薰薰的太阳



  堤



我现在说的堤,是广东潮州

潮安磷溪仙河的那一段
这段堤由空气炼成
隐匿而真实
一把平贴在我家乡土地上蜿蜒的拐杖
我仍不够苍老
不足以配上拄靠她
当河水和堤岸停止争论
历史便进入新的航程
我的童年,

开了花
一个羊奶喂养大的野孩子
不配用一朵狗屎花为她加冕
在顶厝洲村与塔后村之间的这段堤坝
我是蜗牛、蟋蟀、甲壳虫儿最忠实的玩伴
呼啦啦驰堤而过的拖拉机带走年少无知
那年夏天,赶鹅的女孩被响雷吓哭,

后来她知道雷声并不是最可怕的

世上有些轻声软语更吓人

更让人伤心,并且被吓也不可以哭出声

 

丢失的鹅群找到了

故事里的女孩再也回不来
那条长堤,是藏在我衣兜里

用手帕巾紧裹的一个寓言的旧址
是母亲手中的纶线
在我断魂失魄的时候缝补着日子


好吧,我的故事讲完了

一个关于诗人丫丫童年的故事
现在我在哪里?请不要打扰


和一只儿时吵过架的屎壳郎玩躲猫猫正起劲呢



  壁



墙壁柔软
黑夜身着蕾丝睡衣
用电波熨烫母语
历史像一只瓢虫钻入时空的耳孔
穿墙术。有人使出浑身解数
但是事实拒绝身怀绝技的人
相比之下
墙角老老实实一点点搬运的蚂蚁,更有好报
火和土的嬗变,灰尘总比舞蹈的蝴蝶更有生命力
张开的裂缝,是时间的伤口
诺大的世界
不过是白天黑夜交替的墙幕
我们被偶尔投影上戏
真实虚幻不定
木偶般,抽象地活着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巫小茶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小鱼戋戋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孙 文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屈涵涵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朱春婷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王束欣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参赛诗人:谢云霓


长  按  识  别

注册成为河南诗人网注册诗人

长按识别关注“河南诗人”

ID:henanshi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