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密踪心印》——41.物归原主

楼主:门道读书会 时间:2019-11-11 08:03:07

回到市区后,周询第一时间赶到了罗万山家中,以求解疑答惑。这正是弟子修法,师父护法。若是没有明师指点,一个人按图索骥,那要修到何年何月呢。

“师父,我梦见你叫我飞起来了,那是真的还是假的,真的有轮回吗?对了,我还梦见了巨大的乌龟呢。”周询将心中的疑惑,一一说出来。

罗万山笑道:“唉,你的《金刚经》是白看了。那经文里说过,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了不可得。你知道吗?时间和空间是如何产生的?时间起源于心动,止于心灭。因为有心,才有了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同样,有了心才有了参照点,才分出了前后左右上下,形成了空间。而所有的心生与心灭无非是究竟空性的显现,觉悟的圣者们证得这了不可得的空性,因此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同体,十方上下遍及,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从来没有转世之说,唯有应机显化而已。因此经文中圣人们只说:我曾经做过什么,却从来没有我是谁转世之说。那些所谓大师转世,无非是造势欺人来博得痴迷者的眼球罢了。你说是不是呢?”

虽然他说的句句在理,可周询又不明白了,心想:“难道三世因果也不存在了吗?”

罗万山洞悉了他的心思,笑道:“怎么了?你以为三世因果会空吗?不会的,心一旦动了,就像埋下的种子,在机缘成熟的时候生根发芽结果,当果成熟之后,满了你的心愿,此心才会了却。”

“难道轮回也不存在吗?”

“对于不觉悟的人,那是存在的。对于觉悟的人,轮回如同幻影。”罗万山见周询已然明白,就接着说:“你还记得上次和你说过,我在港口时梦见一只小乌龟吗?”

“记得啊,师父。”

“其实,那后面还有很长一段故事,说的正是物归原主。男人的生殖器为什么叫龟头呢?收回的龟头,叫马隐藏相。乌龟退了壳子叫蛇,那就是真武大帝龟蛇盘结的法相。普天之下,怕是没有几人能修到这样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寥寥无几。你若修下去,会见到的。”

于是,罗万山便讲述了那段关于乌龟的故事——

 

这天晚上,罗万山刚睡着便听见一阵婴儿的笑声,却是那个红肚兜儿的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进来,正在自己脚边嬉戏。罗万山心中一乐,抱起他在他小脸上亲了又亲。忽的,怀中的孩子发出凄厉的哭声,脸上也变得血肉模糊。罗万山一惊,便醒了,怀里并没有什么孩子,外边却正下雨,淅淅沥沥的。他不由得裹紧了被子,却再也难以入睡了。

第二天临中午的时候,老洪从河边场地回来,兴奋得来找罗万山,说今天上午那两根桩顺利的打下去了,不过是补桩,罗万山闻言也很开心,工地总算进入正轨了。

二人一起到东面的厕所方便。对,其实这工地上是有厕所的,但因为工地上常年只有花婶子一个女人,很多粗鲁汉子还是习惯野地解决。要说这整个工地,唯一能称得上完整建筑的,也就是厕所了。那厕所由青砖砌成,外墙简单刷了一层水泥,顶上覆盖着彩钢板,风一刮,彩钢板哗啦啦作响,哟,别提多招眼儿了。夏季时,那里便成了苍蝇蚊子的乐园,太阳直晒下,远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臭味,更别提在里面蹲着得有多大勇气了,况且还得提防那些几乎和龙虎二兄弟一样狂野的苍蝇蚊子。好在天气渐渐凉了,厕所味道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男厕里面共有七个蹲坑,中间并没有隔开,老洪和罗万山刚进去,里面一人抱怨说:“老洪,你们过节费发了多少”?

老洪没有直接回答:“啥意思,都过去好几天了。”说着解了腰带,蹲了下去。

“妈的,秋刀鱼太他妈的抠门儿,过节费就他妈的给我五十块,发了个苹果,哄孩子呢!”罗万山听那人抱怨的有趣,噗嗤一笑。

老洪递了支烟给罗万山,二人点上,捂着鼻子不说话,只听那人抱怨。

抱怨的这人叫陆运山,四十岁上下年纪,脑袋扁扁的,两只眼睛间仿佛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硬是生生挤在一起成了斗鸡眼。他本是秋刀鱼肖金找的吊车司机,平时工作时间比其他人长,然而竟和别人拿一样的过节费,因此这节都过去好几天了还一直在愤愤不平。

陆运山越说越气,“操他妈秋刀鱼……”抬高了嗓门还没骂完,却忽的憋了回去。这时一阵脚步声传过来,罗万山一抬头,发现肖金正走进来。罗万山心想:看来真是不能背后说人,不过还好,这陆运山没有提名挂姓。罗万山和老洪抽完烟,擦了腚一前一后的出了厕所。

“罗万山。”老洪在后喊了一声,摆了摆手,又转过身向厕所东面走,罗万山忙跟了过去。

一直到了一处空旷的荒地,四下望去再看不到一个人影,老洪这才停下来。这里茅草遍地,已有些干枯发黄。二人席地而坐,老洪看了看罗万山,认真的说:“你啊,的确不是一般人。我在外也算跑了这么多年,看人还是有点眼光的。”

“哪里的话,都是吃饭的人,有什么不同。”罗万山说的是心里话,原本他还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但是经历多了,也就习以为常,觉不出不同了。

老洪摆摆手,打断罗万山说话,“你能把计划员他们这帮地痞无赖收服,这次打桩的事又多亏了你,你不爱夸口,但老哥都是记在心里的。现在工地正常了,很快就要忙起来,你怎么看?”

罗万山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就听你的安排。”

老洪递给罗万山一根烟,罗万山拿出火机给老洪点上。

“这样,桩机一台三个工人,都是老熟人,我不好打乱这些人。不过弄不齐我有时忙不过来,你就替我跑跑现场,安排安排活计,如果有请假的人,你就顶上去。其实这活不算轻,不然我跟大家伙没法交代。”虽然四周无人,老洪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嗓子说:“但工资我给你多加一半。”

“不用不用,正常的就行了。”罗万山慌忙说。

“你听我说,这钱对咱们来说不少,对老板那是不算啥,他整天的喝酒玩女人,给他也是白瞎了,听我的,这事好办。”老洪说的在理又很有底气,罗万山也就不再说什么。

到饭点了,二人往回走,工人们依旧那么七零八落的端着饭碗菜盘子,因为老洪身体刚见好,花婶子还是给老洪和罗万山单独开了小灶,在老洪房间里吃。吃完饭,罗万山和老洪把碗筷送到灶台的时候,见灶台边一只红色塑料桶里放着一只乌龟,得有小脸盆那么大。

老洪说:“这是要给我们加餐呐!”说着话把那小乌龟提了起来,那乌龟四只爪子不停的翻腾,脑袋奋力的向前伸。罗万山看了那乌龟一眼,心里却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却听花婶子得意的说:“他们昨天用炮炸鱼的时候,看到这个小王八正在河边晒太阳,就捡回来了,可不小呢,得有些年头了,明儿给炖了。”

“好嘞!放只鸡一起炖,得补补了!”老洪笑道。

“死样,你补他做什么?”花婶子说的老洪心里一舒。见罗万山在边上,二人也都没再说什么。

罗万山生性不爱杀生,心下虽然觉得那小乌龟可怜,但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二人便向工地走去。

这夜,罗万山方睡下,便听见门口有人敲门,罗万山还以为是计划员他们又来了,推门出去,嚯,好威猛的一位金甲神人,仔细瞧瞧,那人很眼熟。

“大士!”金甲神人双手交叉,立于胸前。

罗万山有些不解,自己怎么就成了大士了呢?看了看四下里,再没有别人了,这才确认是在叫自己。

“你是?”罗万山茫然的问。

“小神名叫大勇,前些天给大士添了不少麻烦。”

罗万山忽然想起,他就是那武士,只是不知为何,居然换了这么一身耀眼的行头,也没了前几天那寂寥瑟缩之气,竟透出一股威猛来。

“幸亏大士解围,小神才能够换了身相。”大勇似乎看出罗万山心意,解释道。

罗万山还是不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勇说:“小神本是清朝末年这马安城的守城将军,后来战败而死,被乡人葬于此地。小神生时自负骄傲,战死之后心有不甘,因此一直难以转生,成了游魂。这次遇见大士,又有幸得遇白衣菩萨,解我心结,为我塑造金身。白衣菩萨命我终生护卫大士,大士但有所召,小神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罗万山这才明白其中的原委,又问:“那白衣菩萨是谁呢?”

“只听闻有人称呼她为婆须蜜多。大士处处循声救苦,能得遇大士,实在是累世之福。”

听大勇这么说,罗万山心里也一阵激动,默默把循声救苦四字记在心上。

大勇又说:“大士前几天可见过一个男婴?”

罗万山惊诧的点了点头。大勇说:“那本是北阳河里一只小乌龟,昨天不小心被抓住了,就在工地的厨房里,还请大士救它,免得与这河中龟族结下仇怨。”

罗万山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男婴?乌龟?

却听大勇又说:“这北阳河里龟族有的已修炼上千年,这只小乌龟刚得人形,生性贪玩,上次已被抓到一次,所幸被好心人买了放生回来,不想这次又被抓住了,它与大士有缘,务请大士搭救。”说完,大勇便消失不见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