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药品选购 >死神的心

死神的心

2020-11-16 14:55:03

 卓凡,或许就是这个名字注定了拥有他的人将会一生平凡。而这个名字的主人就是我——我。

   我出生在玛丽娜斯村,一个美丽的渔村。我们时代都是渔民,我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出海捕鱼了。

   我父亲跟我母亲的结合相当的平凡;由村长介绍,然后就糊里糊涂地结合了。接下来就有了我——他们爱情的结晶。其实这话说的不地道。所谓“爱情的结晶”应该是在有爱情的前提下,然而他们之间只是纯粹的为了过日子,与爱情根本扯不上半点关系。所以我顶多只是他们生活的产物而已。

   我记得有句话叫做“虎父无犬子”,那么同样它的逆命题就是“犬子无虎父”,讲的不孝顺点就是“犬父无虎子”。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我父亲的平凡,所以早就了我的平淡无奇。我的外表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差强人意。不过我个人觉得能让人家一看就知道我是个男的就够了,我实在不敢奢望什么。有人说,上帝是公平的,他在夺走你一件东西的同时,会给你另一件东西作为补偿。但显然上帝是厌恶我的。这不难解释,我在外表上吃了大亏,上帝理应在学识或是武学上给我一点补偿,但是上帝没有。因此我从小就体弱多病,而且一字不识。不过上帝倒是给了我一个特殊的礼物——使我成了家长教训自己孩子的比较对象。记得小时候,隔壁的大妈总是对她的孩子说:“你一定要给我好好读书,你看看人家隔壁的凡小子,跟猪没什么差别,你要是不读好书,没有学识,那以后就得跟他一样!一辈子当猪!”她每次说这话时总是故意把声音提高,弄得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见。一般地,在七十分贝以上的声音我们称之为噪音,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把那话当人话听,只是当狗娘在教训她的狗崽子。而我的父母,似乎也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并没有在我身上寄托多少希望。

   不然,我就应该叫卓不凡,而不是卓凡了。他们只希望我能快点长大,成为家中的一大劳动力,然后再像他们找了女人结婚,一代传一代,仅此而已。一个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失去信心,我就是这类人。每天我都会带上斗笠,低头在村子里走,遮住我那张黝黑的脸。不过我的回头率确实全村上下最高的,我没统计过这个数值,但是我想在百分之九十五应该有吧。每次,他们都会回过头对我指指点点,并且用鄙夷的眼神看我,似乎在嘲笑我的愚笨,又像在嘲笑我的容貌。同时,我也成了村里那些流氓的发泄对象,每次看见他们都是一顿拳打脚踢。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不是我揍他们,而是他们群殴我一个人。这跟我的体质有关,一年中十有八九的时间我是在床上度过的。其他孩子在学拳脚功夫的时候我却在家里昏迷不醒,就这样,我错过了武学的黄金年龄,以至于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由他们欺负。

   为了维持生计,在我八岁的时候吗,就跟父亲出海捕鱼。可是由于体制的原因,两天后我就病倒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时间我都在床上度过的。病好之后我又出海,如是过了几天,病魔再次降临。我真事怀疑那病魔是不是有爱我的倾向,没事老爱往我身上跑,所以人家只需要半年就可以学会的捕鱼技术,我整整花了四年。四年后,非常幸运的,病魔移情别恋了,而我也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每天很早的时候起来出海捕鱼,到中午时分收网回家,然后挑选一些鱼留下来当晚餐,其余的拿到集市上卖了换钱,然后回家干家务,睡觉。。。。不过值得令我高兴的是,我父母还算是体谅我,每次我回家的时候家务都干得差不多了,而且一日三餐都是由我母亲负责来烧。我喜欢吃她煮的食物,味道比较清淡,就好像我的生活一样。

   就这样,我将这种机械的生活重复了八年,现在的我已经二十有零了。但是在这八年的时间里,我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女孩子说喜欢我。也难怪,见了我不逃跑的人还真没几个。一个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地过了八年,看来也只有我这种人才能忍受得住了,要是换了别人,我恐怕早就想吃天鹅肉了,但是我绝对不会。我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自己有多少斤两清楚得很,所以我从不妄想什么。

   不久,我的母亲为我找了个妻子,她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傻。如果你曾来过渔村,那么你会发现有个其丑无比的女人成天在村口看来往的行人发呆,这就是她,我的老婆。她比我大上十二岁,曾经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之一。后来她嫁给了一个英俊小伙子。婚后不久,那个小伙子带着家里所有的财产跑了,并且用一种貌似于水的溶液(硫酸)泼在他的脸上,直接导致了她现在的这幅鬼样子。

   母亲跟我说这门婚事的时候我并没有拒绝。这倒不是因为我可怜她,其实我的生活比她好不到哪去,有什么资格去可怜她呢?只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

   虽然去一个已婚的女子在我们村子里会被视为最为低下的人。不过话说回来,在渔村,最卑微的人不就是我吗?

   新婚之夜,我不想跟她干那事,倒不是因为她曾经为人妇,而是我不想再去伤害她,她受的伤已经够深了,我又何必再她的伤口上再撒上几把盐呢?于是我拿了被子打算去外屋睡觉。她叫住了我,问我为什么。我把我想的告诉了她。她笑了,虽然笑的样子并不好看,但这笑容里却包含了真诚。因为她是发自内心的笑。

   从那以后,我便同父亲般有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妻子。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她非常能干,所有的家务都由她一个人来做,桌上还有我每天的膳食——泡饭加鱼。偶尔她也会买肉来烧。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家境非常糟糕,肉是一种奢侈品。而她也不再天天待在村口发呆。没事的时候就为我打打毛衣或是补补衣服。

   如此平淡地过了三年。在这三年里,她理所应当的没有为我延下子女,我更不会去责备她,因为我是个好人,所以我绝对是个好丈夫。

。。。。。。。。。。。。。。。。。。。。。。。。。。。。。。。。。。。。。。。。。。。。。。。。。。。。。。。。。。。。。。。。。。。。。。。。。。。。。、

   今年,大陆很不平静,一些魔族经常来我们的渔村捣乱。幸亏我们渔村有海神玛丽娜斯守护,不然现在的渔村肯定成为魔族的殖民地了。也就在那时,大陆出现了一位勇士——萨姆吉尔。我曾经有缘与他有过一日之交。那时,我在海上捕鱼,突然从海里窜出四只高大的魔族将我包围住,幸好萨姆吉尔及时赶到,打退了它们,否则我可能将成为它们的盘中餐了。但是他也因此负了伤。于是我就邀请萨姆吉尔去我家休息一下,没想到萨姆吉尔居然答应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完美人的话。那么我想萨姆吉尔一定能够胜任。英俊的外表,强健的体格,不俗的谈吐。。。没有一样不是完美的,令我叹为观止。很奇怪我和萨姆吉尔非常投缘,聊天的话题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虽然我是个文盲。也就是因为这样,萨姆吉尔的小歇变成了小住,在我家里过了一夜。临走之时,萨姆吉尔邀请我有空去他的住所串门,我非常高兴的回答好的。

   在萨姆吉尔离开后的两个月,魔族相中了玛丽娜斯渔村这块宝地,玛丽娜斯渔村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水灾,整个村子都被洪水淹没了。村子里的人都无一幸免,我的父母、妻子自然也不例外。至于我,那时正在海上捕鱼,突然一道水墙从我头顶落下,之后我便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有人在用湿毛巾帮我擦汗,并喂我喝药。之后我又昏迷了。当我恢复知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小房子内。房内的装饰相当的普通,但平凡中却透露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并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像家一样的温暖。

   我从床上下来,看见炉台上还在烧些什么,底下烧过用的木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再往里面看,我发现一个女孩子正在做菜,动作时那么的优雅。。。。

   大概是她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回头来看我。她长得并不是特别好看,但是也属于美女一类,大大的眼睛,如丝般的柔顺秀发,还有那时刻都带笑容的嘴唇,跟着屋子一样,让人觉得很亲切,就好想自己家人一般。

   她见我能下地走路了,高兴地露齿一笑,随即对我说:“你能下地走路了!真是太棒了!你知道么,刚把你救上来的时候你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真是吓死人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那“差强人意”的容貌,慌忙低下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你别误会了,我不是指你的容貌,是说。。。。哎,我也说不好,总之不是因为那个就是了。”她红了脸尴尬的说着。

   “知道么,你的身世我哥哥都告诉我了哦!”她的开口缓解了刚才尴尬的气氛。

   “你哥哥是谁?”

   “萨姆吉尔呀,我哥哥还在你家小住过一天呢,怎么你给忘记了?”

   萨姆吉尔原来是她。算上这次,萨姆吉尔已经救了我两次性命了。刚才她叫萨姆吉尔哥哥,那岂不是。。。她就是萨姆吉尔的妹妹?

   “原来是吉木萨尔。那你补就是他的妹妹了。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哥哥是怎么碰到我的?”关于这点,我实在迷惑不解,纵使萨姆吉尔再厉害,也不至于能感应我的处境,并且能够在一瞬间赶到事发地点为我解围吧。

   “本来我哥哥是想去你那儿看你的。”她顿了顿接着说:“谁知道快到岸边的时候就碰到你的船被大浪掘翻了,哥哥救了你之后还想进村去救你的家人,但哥哥说,有一道无形的墙包围了整个渔村,哥哥根本无法进去,而此时的渔村也已经被大水淹没,于是哥哥就作罢了。”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继续说:“我哥哥已经帮你的家人做好了坟墓,唯一欠缺的就是他们的尸骨。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我点了点头。完事之后,我整个中午都没看见萨姆吉尔,就问萨姆吉尔的妹妹萨姆吉尔去哪了。

   “哥哥去波拉岛找海参玛丽娜斯调查这次洪水袭击你们渔村的事情,大概明天就会回来。”

   之后我又问了她的名字,她告诉我她叫小雨。下午,小雨说要带我去参观他们的村子,但是我并不想去,最后硬是被小雨给拉出去的。在平时的这个时候我都在床上睡的跟死猪似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渔民在晚上就要开始准备捕鱼工具,一直要准备到深夜,然后还要赶到海边去,在临晨时分出海,如果不在下午睡觉,就没有时间休息了。这就是我的生理时钟。

   小雨村子里的人对我都非常热情。听小雨说,他们都是很好客的人,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真诚,丝毫没有看不起我或是讽刺我的意思,反而破天荒的给我打招呼,对我问长问短的。这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平等的对待,也是第一次享受这种理应享受的平等,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如果能够选择我出生地的话,我一定会选择这里——这个平等互助的村子。而不是那个等级阶级意识非常强烈的渔村,虽然这里不必渔村漂亮。但是这里有渔村没有的关爱。

   “怎么样?这里的人都很不错是吧?他们是最棒的!”小雨边走边跳着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的确是最棒的,至少在我看来。”

   之后,小雨又带我到田地里去转悠了一圈,而且高速了我很多关于种植方面的知识。“你们渔村是以捕鱼为主的,你一定没有种过庄稼,这可是很美的呦!一眼看过去绿油油金灿灿的一片;能让人神清气爽呢。”小雨激动的说。

   正如小雨说的那样,我的确没有种过庄稼,更没有见过田地,此时正被田间的美景深深吸引住。

   “以后你也要在这里农作的,满意吗?”

   “啊?在这里工作?可是。。。可是我连一点工作经验都没有啊。”我的言下之意并不是说我不满意这里的工作,而是我根本就不会耕种,并且光学简简单单的捕鱼技术我就花了整整四年的时光,那么要学会耕种的话,不知道要等待几时方能修成正果。

   “你还是让我捕鱼吧,对于捕鱼还是比较在行的。”

   小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捕鱼?这里到处都是庄稼,你捕青蛙去吗?呵呵,你这人真有意思。放心好啦,其实耕种技术非常容易学的,从明天开始我就请人教你,最慢不超过一个星期。我保证。”

   “真的?”我半信半疑的回答。

   “我几时骗过你啦!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这里天黑了不好走路。”说完就拉着我往回走。

   晚餐很丰盛,鱼肉蔬菜俱全。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小雨笑得死去活来的。“你们那边都吃什么呢?”小雨好奇的问着。

   “泡饭加鱼。”我头也没抬的回答,拼命的吃饭菜。

   “什么?”小雨叫了起来。“只吃这点东西呀!怪不得你体质差了,哎,我算给你找到原因了。不过放心,在这里鱼肉蔬菜是每餐必备的食物,再好点还有甲鱼之类的东西”

   “甲鱼?那是什么?”我看小雨好奇的问。这不是我在装傻,我活了这么多年,连甲鱼这两个字这么写都不知道,又这么会认得甲鱼呢。

   “这个。。不好说啊,有人说叫王八,也有人说叫鳖。总之就是跟乌龟很香的会咬人的动物。”

   “乌龟还会咬人?是不是魔族啊。”诸如这类愚蠢的问题在以后我还是会经常问小雨,不过小雨每次都会耐心的给我解释,用最通俗的语言告诉我。

   “不是。改天我买个回来送给你吧。”

   小雨托着腮帮子说。

   “真的?”

   “我几时骗过你啦?”第二天她果然给我买了个甲鱼,接过我因为好奇,把手放到了它的旁边,然后只见甲鱼的头一闪,我的手指就在甲鱼的嘴里了。

   吃完饭后,小雨又要教我鞋子。说老实话,我的脑子真不好使,就别说写字,我连最普通的阿拉伯数字到现在我都不认识。不过看在小雨这么高兴和热情的份上,我还是乖乖的学了,一笔一划手把手的教我。在小雨的耐心教导下,但是笔画歪歪扭扭的,恐怕也只有我跟小雨认识了。之后我又要求小雨教我写她和萨姆吉尔的名字。结果一晚上我就学会了三个人的名字。

   “孺子可教也。”这是小雨用来勉励我的话,虽然我听不懂这话时什么意思,但是我想小雨肯定是在鼓励我,所以这短短的话语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理解了。

   睡觉时分,问题接踵而来。这里只有一张床,但是这个屋子里有两个人,而且还是一男一女。

   “来吧,我们挤一挤,应该睡得下的。”小雨提出的建议。

   “什么?”我惊叫道:“你是我,我们两个人睡一张床?”

   “是啊,这么了?”小雨瞪大了眼睛问我。

   “这恐怕不好吧》我们一男一女的,对了你跟你哥哥住的时候是这么睡得?”

   “哥哥睡地板啊!本来我们是一起睡的,后来又一次我不小心在睡觉的时候吧哥哥推下去了,从此哥哥就再也不敢跟我睡了。”小雨调皮的说。

   “那我也睡地板好了。”

   “这怎么可以,你是客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你睡床,我睡地板。”

   “别别别。。。。。好吧,就挤一挤,睡一张床吧!”我红着脸说着。在这之前,我只跟我母亲和老婆同床过,除此之外再也没有跟女孩子一起在一张床上。所以心情毕竟有点紧张。其实这也没书迷大不了的,但是我的脑子就是不开窍,结果睡得满头大汗,动都不敢动一下。至于小雨她早就睡着了,微微张开嘴角轻轻的颤动。

   这天夜里直到深夜我才睡着。直接导致了早上起来时还是睡眼朦胧。

   “昨天没睡好?”小雨关心的问道。

   “没没没。。。大概是不习惯晚上睡觉吧。”或许这也是原因之一。

   “哦。多睡几天就会习惯的。”

   吃过早饭之后,小雨又开始教我写字,接下来吃午饭,然后在田地里找了大叔教我耕作,她在旁边看我,还不时“呵呵”指我笑。其原因是我不小心拿锄头砸到了我的脚。

   当我们回家的时候,发现萨姆吉尔已经回来了,正在炉台上烧菜。萨姆吉尔说要为我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包括那只咬过我手指的甲鱼。小雨偷偷告诉我,萨姆吉尔烧菜我们就会喷饭,结果我们两个都笑得站不起来,而萨姆吉尔却只有睁大眼睛迷惑的看着我们的份。

   小雨果然没有吹牛。萨姆吉尔的厨艺的确是一流,只不过是倒数的罢了。我们两个在这过程中喷了好几次饭,可是萨姆吉尔却满腔热情的一个劲叫我们吃,最后我们两个匆匆忙忙的把烧焦的饭咽到了肚子里,假借散步之名灰溜溜的逃跑了。

   当我们回来时幸运的发现,萨姆吉尔已经享受完了他自己做的美食,正在旁边等我们。然后萨姆吉尔告诉了我,有关这次洪水的事情。萨姆吉尔说,连海神玛丽娜斯都搞不清楚这次渔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发大水,玛丽娜斯也怀疑这次事件跟魔族有关。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并且叫我们不要难过。我对萨姆吉尔说没有。说道这里,自从我到了这个村子以后,每一个人都比我父母对我还要好。这不是我忘本,而是事实。所以失去父母亲人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从那次以后,我们三人就住在了一起。还是老样子,萨姆吉尔睡在地上,我和小雨睡在床上。每天上午萨姆吉尔跟小雨都会叫我写字,而我也慢慢变得有才华了,现在都会背好几首诗了。吃过午饭之后,我跟萨姆吉尔去田地里工作,小雨则在家里做家务,有时候她会跟我们一起去耕作。碰到休息时间我们就一起出去玩或者捕鱼,或者环岛旅游,日子过得很开心。而我就像融入了这个家庭一般,在无形中已经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份子。

   渐渐的我发现我对小雨的感觉越来越怪了,有时候跟她说话我会出冷汗。直觉告诉我,我是爱上了小雨。但是我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小雨只是拿我当哥哥对待罢了,我这幅丑态怎么配得起小雨呢。我更不会傻到对小雨表白心意,这样会连朋友都没得做。所以,我只有压抑自己心中的感情,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那种滋味是很不好受的,就好像有块大石头卡在胸口,下面还有火在烧。。。。。

   这天,海神玛丽娜斯来找萨姆吉尔,告诉萨姆吉尔已经查明洪水之事的确是魔族干的,平且还打听到这几天魔族要来攻打这个村子,让萨姆吉尔好好准备。同时海神玛丽娜斯也会叫海神部落的人过来帮忙。

   “这可能是魔族进攻人类的第一场战役,也可能是投入不对最多的一场战役,你自己当心点吧。”这是海神玛丽娜斯走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海神玛丽娜斯走后,萨姆吉尔也走了,萨姆吉尔去召集了全村几个干部商量对策。小雨瞧瞧我,小心的说:“我们会不会就这样被魔族杀了吧。”小雨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显然是害怕了。

   “不会的,你哥哥萨姆吉尔那么厉害,我们怎么会有事呢!”我安慰小雨说道。

   其实我自己都有点害怕,上次要不是我刚好捕鱼,恐怕早到地府阎罗王那报道了。这两天村子里处处在紧急戒备状态,整个村子的气氛怪怪的,人人都是提心吊胆。海神玛丽娜斯叫来了海参部落最厉害的一群人进驻到我们的村子。离战斗开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到晚上的时候,天下起了倾盆大雨。雨点无情的落在泥地上、田地上、房顶上,发出“滴滴滴滴滴”的声音。突然,喊杀声从村外几十公里的地方传来,却以超出常人的想象速度向村里逼近。原来魔族巧妙的运用了雨声来掩盖魔族的行为,直到快逼近村子时才显威。

   当时我们正在闲聊,听到魔族的声音后萨姆吉尔立刻拿起了武器带一大堆勇士冲了出去。村子里就剩下一些自卫队。所有的村民连大气都不敢出,除了雨声,村子里想死一样的寂静。

   当萨姆吉尔他们离开村子开始与魔族交战时,几十个影子从围墙边跳了出来,在一瞬间将所有的自卫队人员结果了。我顿时明白了,魔族用的是声东击西,由大部队引开我们的主力,而魔族中的高手都借助雨声潜伏在村子的四周,等我们的主力追远了,。。。。。

   看来我们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知道我们这次死定了。

   小雨用无比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难道我们没希望了吗?”

   “未必,我想你哥哥萨姆吉尔应该能赶回来救我们的。”我安慰着小雨。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了,因为正当魔族要大开杀戒的时候,萨姆吉尔一伙人正在村外的几十里的地方跟一大群魔族货品火拼。

   魔族在外边商量什么,虽然雨很大,但是我还能够听见它们的说话声,只是不明白起中的意思罢了。不过在这里之后的几分钟里,我明白了——魔族要火烧村子。然而在这个雨天里,火烧村子是件很难的事情。而魔族就是要向大自然挑战,魔族要向大自然证明它们是强大无比的。而且在这个天气放火极其不容易被村外和魔族大军厮杀的萨姆吉尔发现。

   魔族确实这么干的,我们周围的房子先后起了火。小雨红着眼睛问我:“没希望了吗?”

   “是的。”

   小雨退后了几步,用无比伤感的眼神看着前方的地面。小雨显然是无法面对死亡,无法战胜死亡的恐惧,这事一件非常正常的事。而我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死亡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唯一令我感到遗憾的事。。。。。

   过了很久,我们的房子也起火了。在真正面对死亡的这一瞬间,我突然有种冲动,想把我压抑心中的感情表达出来。如果再不跟小雨说,我会含恨而终的,我不希望死了还留下什么遗憾。所以我决定告诉小雨。

   “小雨,我——爱——你。”

   小雨痴痴的看着我,随即轻轻的说着:“直到这个时候你才肯说吗?大傻瓜,其实我。。。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只是你没有发觉罢了。我一直等你开口对我说,但你一直没有和我表白,直到今天,直到今天你才。。。。”说道这里小雨忍不住放声大哭。

   真是天意弄人,为什么上帝一定要捉弄我,知道我临死前的那一刹那才能让我得到这份真挚的感情呢。为什么我不能向常人那样和小雨一起过最最平凡又最最快乐的日子呢。

   我紧紧的抱住小雨,让她的眼泪沾湿了我的衣襟。我这一生所追求的爱情,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奇迹。

   “在大火烧尽的那一刻,我们这一生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抹去,能留下什么?”

   小雨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是——一刻——永——铭——你——名——字——的——心。”

   我哭了,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我和小雨紧紧握住的手上。我吻了小雨。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吻,也是最后一个。因为小雨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大火已经蔓延到我们的屋子里,整个房子被熊熊烈火烤的无比闷热。我们相互对方擦了擦残留在脸颊上的眼泪,然后拉起手一起面对————这即将到来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