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俗哥恐怖故事《二十四号墓碑19》

楼主:俗哥看电影 时间:2019-07-07 04:23:54

当他抻开白纸时发现,上面似乎写着几个字,但由于屋子里漆黑一片,他看不清上面写的什么。

他掏出了打火机,由于火机已经被雨水浸湿,他费了很长时间打了好多下火机才被打着。他借着火光往白纸上看去,上面用朱红色的毛笔写着六个字:此地不可久留!

肖克感觉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他抬起头猛地往四周看了看,周围黑魆魆的什么也看不见。他不知道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但此时他的下意识告诉他,这几个字很有可能是给他写的。想到这儿,他急忙跑出了屋子,在经过客厅往门口跑得时候,他发现客厅中间的那把躺椅不见了,他回头又往那间屋子看了一眼,突然他发现屋子里似乎有红红的光,而且那光在摇曳,蜡烛的光,它被点亮了!

肖克的脑子嗡的一下,飞身跑出小楼,打开院门,拼命地朝村外跑去。

四十九章 心力交瘁

雨渐渐的小了,但风依然有力地刮着。肖克跑到了村外。这时天色渐渐放亮了一些,但视线依然不好,雾蒙蒙的。

当肖克站到路边四下张望的时候,从远处好像有车过来,肖克急忙招手,当车子走近时他发现竟然是一辆出租车。

“谢天谢地。”肖克暗自说了一句。出租车停在了肖克的身边,他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车上。出租车载着肖克往市里驶去。

肖克跟司机说了地址之后就闭上了眼睛,此时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但刚才那个年轻女孩的模样却一直清晰的在他脑海里印刻着。她是如此的令他眼熟,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他想起来了,是的,虽然有些模糊,但他能够确定就是她,那个曾经在梦中出现的,那个在一片荒凉的,蒿草丛生的地方,那棵大树下吊着的女孩。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浑身不断的冒冷汗,而头上竟有热气在向上升腾着。出租车司机显然一直在通过后视镜观察他。

“先生,您没事吧。”司机看到了肖克的异样。

“没事。”肖克勉强的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在这个雨天,偏僻的郊区,他,一个在路边的拦车人。司机的警惕是不无道理的,他只想尽力使司机消除对他的误解。

“只是有点感冒,不碍事。”肖克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双警惕的眼睛。

出租车听到了肖克家的楼下。当肖克走进家的时候,马莉正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看上去心烦意乱的。当肖克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马莉一把上前抱住了他,“肖克,你去哪儿了?走的时候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往你们单位打电话他们说你没有上班。”

马莉发现肖克面色苍白,浑身都湿透了,“你这是怎么弄的,怎么浑身湿成这个样子?”马莉心疼地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我先去洗个澡。”肖克径直往卫生间走去。

当肖克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马莉正坐在沙发上啜泣。他走到马莉身边坐下来,把马莉搂在了怀里。

“肖克,我害怕。”马莉的身子在肖克怀里颤抖着。

“你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是害怕,怕你出事。”

“没事的,一切都好,我不会有事的,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肖克尽量使自己的声音轻松起来,他能感觉到马莉的害怕和为自己的担心。

马莉把身子从肖克怀里挣脱出来,看着肖克说:“我发现你自从出院之后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你究竟对我隐瞒了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神神秘秘的。”

“别胡思乱想了,我有什么可对你隐瞒的,我不是还是从前的我么?”

“不,不一样,你说,你今天到底去哪儿了?”马莉不依不饶。

“我去看望了一个朋友,他没在家,所以我就回来了。”肖克低着头,他不敢看马莉的眼睛。

“哪个朋友,是谁,我认识么?”

肖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先别问那么多了,我现在难受的很,咱家还有退烧药么?我觉得我好像发烧了。”

马莉一听也急忙站了起来,伸出手在肖克额头上试了一下,“呀,可不是么,烧得很厉害,不行的话咱去医院打一针吧。”

“别费那事了,在家吃点药就行了,我想睡一会儿,困得很。”肖克打了个哈欠。

“那好,你先去床上躺着,我去给你找药。”此时马莉也顾不得再追问肖克了,急忙去抽屉里给肖克找退烧药。

肖克来到卧室,一头扎到了床上。他一夜没睡,再加上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这时的他已经是心力交瘁了。马莉帮着他吃完药之后,肖克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肖克起床之后马莉又帮他量了一下体温,似乎已经是正常了。马莉做好早饭之后肖克才穿衣服从床上起来。

“今天别去上班了,给单位请个假,在家休息一天,本来你刚出院身子就虚,这一折腾,能不有病么。”马莉冲肖克说道。

肖克也觉得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点了点头说:“行,待会儿我往单位打电话请假。”

吃完饭肖克给经理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吃了几片马莉给他的药,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马莉穿好衣服对他说道:“你在家看吧,我出去买点菜。”

“我跟你一块儿去吧。”肖克关上了电视,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正不舒服,还是我自己去吧。”马莉边说边往门外走。

“没关系,我这会儿感觉好多了,也想出去透透气。”

“行么?没事吧。”马莉看了看肖克的脸。

“没事。”

“那好吧。”

肖克和马莉走出了家门,菜市场离他们家并远,穿过马路对面不远就是。当肖克和马莉来到菜市场的时候,发现里面非常的热闹。他们在蔬菜区转了一会儿,买了一些时令的蔬菜,马莉又买了一些水果。

“肖克,咱去买条鱼吧。我想吃你做的清蒸鲈鱼。”

“行啊,没问题,今天我给你露一手。”肖克自从出院之后还真没有下过厨房。

他们两个来到了一个卖鱼的商贩处停了下来,马莉指着一个商贩小声对肖克说:“上次缺斤短两的就是这个人,看他年轻轻的,没想到一肚子花花肠子。”肖克顺着马莉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柜台后面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正低着头帮顾客收拾鱼。肖克走到柜台前面说:“师傅,帮我挑一条鲈鱼,要一斤多的。”“嗳!”那人答应了一声,“稍等一下,马上来。”没有抬头,仍旧在收拾手里的鱼。肖克耐心的等着。

五十章 熟悉的面孔

马莉拽了一下肖克的胳膊说:“别买他的,他总是坑顾客。”肖克笑了笑说:“没关系,不是有公平秤么?再说我看这几家卖鱼的就他的鱼好,品种全。”

时间不大,商贩已经收拾好了鱼,直起身子对肖克说:“你刚才说要鲈鱼么?”肖克正在四处张望着,忽然听见商贩在跟自己说话,他转过头刚想回答时,他看到了这个商贩的脸,他顿时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热血正迅速地自上至下涌到头顶,使他不禁脱口而出;“盖、盖小飞。”

“您说什么先生,我不叫盖小飞,您认错人了吧。”商贩满脸堆笑地看这肖克说。

肖克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幸亏此时马莉正站在另一个柜台看东西,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对商贩说:“不好意思,是我看错了,不过你长得真的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商贩笑了笑说:“这是有可能的,中国这么多人,是会有长得像的,您是要鲈鱼吧。”商贩提醒道。

“对,给我来条一斤半左右的。”

“好咧!”商贩从水缸里捞出一条让肖克看,“这条可以么?”肖克的眼睛一直在观察着商贩的一举一动,根本没有注意他手里的鱼,“行,就这条吧。”

商贩把鱼扔到秤上,看了看说:“不多不少,正好一斤半。”他把鱼从秤上拿下来时候问:“收拾么?还是回家你自己弄?”

“你帮着给收拾好吧。”肖克一直看这商贩的脸。

商贩似乎意识到了,笑着对肖克说:“你别老看这我,我不是说了么,人和人长得像是难免的。”说完把鱼往地上用力一摔,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鱼登时直挺挺的不动了。商贩蹲下身子开始干活。时间不大鱼收拾好了,商贩从旁边拽了个黑色的塑料袋把鱼装进去之后递给了肖克,“一共22块钱。”

肖克付了钱,当他转身准备去叫在不远处柜台前的马莉时,商贩在后面说:“我把鱼杂也给你装进去了,如果你家有猫的话,可以让猫吃,别浪费了。”

肖克猛然回头,见这个年轻的商贩正微笑地望着自己,脸上是一种说不清的表情。肖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马莉走了过来,“怎么样,买了么?”

肖克扭头对马莉说:“哦,已经买了。”

“那咱走吧。”

“好的。”肖克又看了商贩一眼,跟着马莉走出了市场。

在回家的路上,那个商贩的脸一直在肖克脑海里晃动,那微笑的表情,那双深邃的眼睛。还有最后他说的那句话“我把鱼杂也给你装进去了,如果你家有猫的话,可以让猫吃……”肖克浑身打了个激灵。

回到家之后,肖克把鱼杂放进猫食盆里端到了猫的跟前,猫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个精光。肖克看着猫的贪婪的吃相,对马莉说道:“真是奇怪了,鱼肉不吃,怎么这鱼杂它吃得这么香?”马莉把青菜从袋子里掏出来放在盆子里,走出厨房来到肖克身边说:“也许它喜欢吃生的,那天你给它的不是块做好的鱼肉么?”

“也许吧。”

深夜,肖克躺在床上依然睡不着,脑子里乱乱的。那个卖鱼的商贩的脸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还有他临走时商贩对他说的那句话。他倏地从床上坐起,来到窗户边朝下看去。

楼下空荡荡的,只有几盏散发着昏黄的路灯在黑夜中,像恪尽职守的守夜人,为那些下夜班的、晚归的人指引着回家的路。

这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打开灯来到沙发跟前,在一堆报纸中间翻找着。他找到了那天登载着出车祸的那张报纸,找出那一页,在灯光下仔细地看着那张死者的照片。

是的,没错,就是他。肖克有些激动,他哆嗦着把报纸放下,回头看了一眼那只猫。猫正在窝里看着他,显然是因为他的出现惊醒了它。

肖克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有一点他现在搞不明白,既然报纸上说他已经死了,可为什么他仍会出现在菜市场,难道他是……想到这里肖克的汗下来了,随即又摇了摇头不禁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呢?也许只是长得比较像而已。

当肖克来到公司的时候,经理把他叫到了办公室。肖克看到经理的表情严肃,坐在老板台后面沉着脸抽闷烟。

“怎么了经理,出了什么事么?”肖克小心地问道。

经理抬眼看了肖克一下说:“唉,别提了,真他妈倒霉。”

“到底怎么回事?”

“你去的那家,就是那个别墅,本来说要装修的,可是,今天那家的女人说她家里出了点事,让等等再说,你说,这到嘴的肥肉就这样跑了。”经理又从盒里抽出一根点着,狠狠地抽了两口。

经理的话让肖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但他继而又把心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冷笑。

“你笑什么?”经理看着肖克的表情不解地问道。

肖克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没什么,经理,这件事就交给我,我保证这笔生意不会黄。”

“真的?你有这把握?”经理的眼睛里闪出了光亮。

肖克点了点头说:“嗯,是的,您放心,活儿还是咱的,谁也抢不走。”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经理走到肖克的跟前握住了肖克的手,“如果能把这个单子做成,我给你发奖金!”肖克笑了笑说:“奖金不奖金的倒是小事,我想借你车用一下,去那个别墅一趟。”

“行行,没问题。”经理从兜里掏出钥匙递给肖克,肖克接过钥匙转身走出了经理的办公室。

五十一  荒唐的梦

肖克开着车来到了别墅。别墅门口依然听着那辆红色的宝马车。他走到门口摁了门铃。过了很长时间,肖克听到里面有脚步的声音,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门开了,是那个叫朴绿的女人。

“哦,原来是你,我已经跟你们经理说过了,装修的事情以后再说。”女人看着肖克说道。

“我知道,刚才经理跟我说了,我来这儿不是为了装修的事。”肖克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女人。

女人从脸上勉强地挤出一丝笑,“不是装修的事你来这里干什么?”

“想跟你谈谈。”

“跟我谈?”女人迷惑地看着肖克。

“是的,能让我进去么?”

女人犹豫了一下,把门打开了,“那好吧,请进吧。”

肖克走进了别墅,因为还没有装修,里面的设施还比较简单。肖克坐在了沙发上,女人关上门转身对肖克说:“你喝点什么?”

“白开水就行。”肖克的眼睛在客厅里四处环顾着。

女人倒了杯水递给肖克,肖克接过水喝了一口。

“好吧,你现在说吧,你要跟我谈什么?”女人在肖克的旁边坐了下来。

肖克把杯子放在了旁边,用眼睛一直看着女人。女人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脸有些红。

“你总看着我干什么?”

“你有个弟弟对么?”肖克问道。

女人把脸抬起来吃惊地看着肖克,“你怎么知道的,不错,我是有个弟弟。”

“他现在在哪儿?”肖克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问你他现在在哪儿?!”肖克提高了嗓门儿,把女人吓了一跳。她这时发现自己对面这个男人的脸色铁青,她开始有些害怕,后悔不该让这个男人进来。

“他、我弟弟,一年前死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么?”

“是被人害死的吧。”肖克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

“你、你怎么知道的?”女人惊恐地望着肖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