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防弹/主国旻95/长篇】你耳软骨发炎了(二十三)

楼主:斯年之祜 时间:2019-06-14 09:08:36

 23

“不继续吗?”朴智旻的声音很轻,他现在只能够轻声地说一些话而不至于疼的那么难受,他看着金泰亨去接他的电话,对着那头说话,然后带着轻笑的语气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电话铃响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田柾国。掐着这个时间点,也不知道是说他运气不好还是自己命差。

这种情节就像是在外鬼混的女人被当场捉//奸在床。但是朴智旻并不觉得有特别的羞//耻心理,第一,他不是女人,其次,连正室都没有哪来的捉//奸。

他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金泰亨到底是要不要//做,把人压//着吻了,接电话的时候手也故意探//了进来就为了让他发出声音,他也随了他的心意,可那头电话被挂掉后,就保持着原来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只有右手食指还在光//滑的小//腹上小幅度地打着圈儿。

“这不公平。”对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将手从衬衫里抽出来改成环住朴智旻的脖子,弓起身子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把头靠在他的颈窝处。

“什么?”朴智旻转了转脖子,金泰亨蓬松的发顶摩擦着他的下巴,痒痒的,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无端地让人想起小时候田间一旦沾在头发上就会连带着扯下一团头发的苍耳一一那时候最讨厌的东西。

“田柾国,”从胸口位置传上来的声音闷闷的,“我一点,都不清楚。”

什么嘛。

朴智旻不知道自己现在应不应该笑出声来,可是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有要扯开的趋势。

原来在纠结着的是这个啊。

就是因为自己被告知过他和郑号锡的过去,而他没有得到同等的告知而觉得不公平吗。

啧。

真是,吃不得半点亏呢。

沉默了一会儿。

“我跟他,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呢可是。说的俗气一点,就是一个总裁,和一个暗//恋他的床//伴。嘶一一”腰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似乎是在不满他的不如实相告。“你掐我干嘛呀,我又没在骗你。”

“就是——那种狗血又脑残的一见钟情啊。”朴智旻动了动脖子,直直的盯着天花板。

一见钟情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狗血又最折腾人的东西,没有理由却又本身就是理由。

即使是金泰亨现在这种亲密的姿势也只能勉强听清楚他的话——毕竟这段时间他们都是用手机备忘录交流的。

那个一直用头顶蹭着他的下巴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那现在呢?”

“暗恋他”和“暗恋过他”终究是不一样的。

你还执着抱着最后的希望不肯死心和已经看透事情选择放手。

朴智旻选择了后者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走自己所选的路,你在走一条路的时候也不知道它通向的是不是你要去的地方。

只是一一

“现在?重要吗?”

“暗恋”和“暗恋过”都是见不得光的,不被认同和接受的,既然这样,那么一一又什么区别呢。

朴智旻其实一开始是想跟金泰亨说那些过去的,就像那个下午金泰亨坐在落地窗前和他说话的时候一样,眼角眉梢都蔓延着暖意和笑意,整个五官都柔和了起来,脸颊边的绒毛都被度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可是就在他张嘴想要说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可以说的。

金泰亨有着那么多隐藏着谎言的温暖,可是他,连隐藏在谎言下的温暖都没有。

就像我们没法比较“被欺骗”和“不被欺骗”哪个更可悲。前者没有实话,后者连谎话都不配被给予。

要是认识金泰亨更早一些,他应该会掰着指头,如数家珍地给他说他和田柾国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去他家,第一次一起吃饭,第一次……上//床,尽管这些事情事实上都是同一天发生的,但并不会影响他的侃侃而谈,他还是会像个得到了心仪已久的玩具的孩子一样,怀着炫耀的心理对别人诉说这所有的一切。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没有什么深刻的东西,没有哪个忽然的惊喜也没有意义深重的事情,过去自己如数家珍的那么些件事其实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早上一句问好,给他留的一片面包,睡前很轻的一个吻,这些太过于微小的事情被小心翼翼保存久了,哪天再拿出来看时,心里已经起不了波纹了。

就像是小时候会为了一个弹珠和同学打架,也会因为它和死党炫耀好久,可是被放进书包里好好保存之后,再次被掏出来的时候也只有被丢弃的命运。

金泰亨看着他没说话,半响忽然支起身子凑过去吻//了吻//他的眼角。

这个吻真的很轻,甚至嘴唇都没有完全贴上来,只是大部分视线都被那片薄薄的淡绯色所充斥,睫毛略微好像扫过唇瓣,呼出的热气打在眼睑边,弄得朴智旻的眼角都有些湿润。

“都一样。睡吧,别再感冒了。”低沉的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下一秒房间里的灯被关掉,终于陷入一片漆黑。

只有那只始终环抱着他的那只手的温度,还是那么真真切切地隔着衣料从背后传来。

书上说,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

朴智旻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子里随即地闪过几个断断续续的片段,有小学背着小小书包的,有大学和几个同寝室兄弟的,有几年前刚认识田柾国时候的,有和金泰亨一起工作时候的,零零碎碎排列得没有任何章法。

他被拽入睡眠深渊前脑海里的最后一个片段,是和闵玧其在电影院里,两个人乘着晚自习偷偷翻墙出去,去看最后一场?重庆森林?,那个时候电影院里没什么电影,也没什么排片,当时出来只是想解闷,刚巧赶上了最后一场。电影院里没什么人,电影说的什么他现在也记不太清了,就记得他那时候好像挺感动的,但是怕被笑话就死憋着没敢哭,电影散场的时候好几个女生都扑在男友的怀里,肩膀一抖一抖的。闵玧其用手把他的头发揉乱了,然后陪着他一直坐到演员表滚动完,再牵着他原路走回去。

不知道为了什么,好像是路上说了很多话,原本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他们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完。还因此差点进不了宿舍。

一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一个东西上面都有个日子,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一一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有个保质期,只是时限长短的问题,这个期限许取决于它的防腐剂和添加剂,或许仅仅取决于它本身。比如,新鲜感,比如,喜欢和爱。


编辑 | 亦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