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药品选购 >干塘了,快来拿鱼仔.

干塘了,快来拿鱼仔.

2022-01-14 09:20:16

城事 合作投稿  爆料 

电话/微信:13574677988



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将“魚”这个字演绎地如此生动,上头是鱼头,中间是鱼身,下头四点是鳍、尾等形状,也表示鱼生活在水中。更绝的是音yu,与余同音,年年有余,无疑是最吉祥的祝福,于是鱼成了人们最喜欢的动物和最受欢迎的食物。在湖塘遍布的家乡,鱼自然是不缺少的,从古到今是人们极易获得的天然食物,不但数量庞大,且味道鲜美。于是酒席上鱼这道菜是少不了的,即使今天许多人不太爱吃鱼了,仍不能舍弃,宁愿剩下,为的是图个彩头:有余。动筷夹鱼称“一起下塘”,或许是家乡人特有的幽默。



过年,鱼更是绝对少不了的一道菜,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寓意有头有尾,年年有余。记得小时,大概刚读书那会,每年过年家乡都会干塘分鱼,塆里是各个组分的。那时塆里的塘都是公家的,后来虽然承包给私人,承包费也是上缴鱼,不像现在这样鱼塘承包费变成票子了,甚至年年上涨,可大家得不到丝毫利益,闻不到半点鱼腥味,也不知钱到那去了。组里把干塘的鱼挑到一块,过好称,按人口平均一下,再确定各户的重量,然后按几人一堆称开,好象公平,其实不公平,有的鱼大但甲数少,有的鱼多但鱼小。一般人都喜欢也渴望分到大鱼,全组人拿着盆子桶围着,议论纷纷。中国人的思维都差不多,遇到这种情况,就自然地想起“抓阄”这个古老办法。这是最公平最让人认可的办法,“强人钩上死”,只怨自己手背时,再不满意也得认命。人口一样多的家庭放一起抓,抓到自己中意的,免不了兴高形烈,分到不中意的,也笑笑再心甘情愿地拿走。



那会的鱼真叫甜,不是现在的鱼能比得了的,可能是平时吃得少的缘故或是那时的鱼不吃饲料药物吧。但那会的鱼也真叫小,两三斤就算很大了,当年家里跟别人一起承包的后边塘,出的鲢鱼平均不到三斤,大家就羡慕不已,说鱼养得好。可今天五六斤都上不了眼,总觉得小,没有十把斤好象对不起过年似的。一把芹菜一兜白菜,掺着鱼煮就是天下最可口的美味了。
        

我成家后只包了一口塘,却没出一甲鱼,不是技术不行,而是鱼苗放进去没个把月因天干就把塘干了,之后两年便没敢再放鱼。但逢年过节却从不缺便宜鱼吃,堂叔有武先生与大舅哥家生先生是养鱼大户,总会叫我去拿鱼吃。一年到头,没少吃他们的鱼,自己却不能帮他们什么,给钱又不要,想想怪不好意思的
    

 这不又过年了,大舅又叫我去拉网捉鱼了。当然,不只是为我一个人网鱼,大舅母的姊妹兄弟都在城里,趁今天都来娘家就把过年的鱼顺带去。下午我也有空,便答应帮忙网鱼。
     

天是冬日难得的晴天,手机上显示温度有十六度。今年大舅哥这口塘没有干,鱼也没卖多少,大舅哥吹牛说塘里有两吨鱼,我们都不相信,这么多鱼怎么不卖呢?因上塘干塘放下来的水,这口塘水比较满,超过我的印象。原来每次可以拉网从中间淌过去,今天肯定不行,非得沿百来米的塘背绕过去。由于对塘背地形不熟,不想吃了亏,被塘里的石头群拌倒了,“扑通”一声双手叉进水里,手掌都擦出血了,全身全湿了,水灌进了雨裤,顿时感觉到一阵冰凉,心里却暗自庆幸在下水前将手机交给了儿子,否则损失惨重。虽然全身湿了,但并不觉得怎么冷,扯一网鱼还是能坚持住的。好不容易拉到岸边,开始收网。可能水太深,脚索没踩好,扯到的鱼没有想象的多,只捉了十四五甲鱼,刚好够分。鱼不多,但确实大,平均有八、十斤重,有条鲢鱼凭手感至少有十四五斤,必须两只手捉,一只手根本抓不起。可惜的是,只扯到一条草鱼,只有三四斤重。在岸上的堂客说草鱼都被人钓走了,要不怎么扯不到?这两年,永济庵街上的人晚上经常去各个湾钓鱼,这口塘应该也被光顾过。我捉了三甲雄古老(鳙鱼),一甲给父母,一甲给儿子的干爷满意,一甲自己吃。回家一称,三甲鱼刚好二十六斤重。这么大的一条鱼,过年够吃了。



大舅哥说二十九再拦一网,看能不能扯到草鱼,还要扯几甲斤把的小鲢鱼三十敬老爷作“烧子鱼”,太大的不适合。如果没有,得到街上买,敬老爷要整鱼,太大了怎么端得动?因此专门有人卖这种几两重的鲢鱼,十元一条,很行时。家乡用鲢鱼敬老爷也是取“连年有余”的谐言。



回家换衣服后,把儿子拍的网鱼照片发到朋友圈。同学流沙发来三个字留言“年味儿”。的确,下塘扯过年鱼确是过年必干的活,满满的年味儿。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晨


请原作者与九妹联系,领取稿费。

 



东安的戳这里,戳一下,了解顺风车信息。也可直接回复你的需求,记得留个电话,好让东安老乡联系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