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药品推荐 >【随笔】萧骏琪:乡下市井人物系列(续)

【随笔】萧骏琪:乡下市井人物系列(续)

2021-10-02 07:32:50

A

BOUTGO

关于走向


“走向”是什么?

高山流水,白雪阳春,

独立部落,放牧我心。

“走向”干什么?

弘扬优秀文化,尊重自由创作;

聚集文艺薪火,致力公益传播。

为什么关注“走向”?

关注走向,倡导深度阅读。

品味走向,亲近本土人文。


走向出品

cdzouxiang





作者简介

萧骏琪男,湖南桃江县人,客居汉寿十多年。中国南方诗人学会、中国哲理诗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常德市作家协会会员,常德市散文家协会会员。作品五百多首(篇)散见全国各大小报刊。著有诗集《认识岁月》,有诗入选2014年《中国诗歌》和2016年湖南诗歌年选。

乡下市井人物系列(续)

文/萧骏琪


萧老师



萧老师大名祯祥,乡下人念字,,动不动便是:,。当然,话语中含有笑虐的成份。但萧老师家条件好,又爱招客,这个是肯定的。

祯祥老师隔我家仅百十米的距离。论辈份,我们是平辈。但自从背上书包进了铁锚村中学后的两年,他便成了我的班主任。

初中毕业的最后两年,也就是十四、五岁的年龄吧,那时不管从体质或思想,都相对而言成熟了一些。而且,那个时候,我们作文水平已初露峥嵘,有时,被班上的墙报贴出来,供同学们欣赏!

初三上期,也就是说,不管是否考上高中,在这个学校可以呆的时间仅仅只有半年了。心中有了些留恋的感觉,总想留点什么的给母校。听说举行全乡作文比赛,而且就在那天下午举行。可中午时分了,没人通知我,心里很委屈:我作文很好啊,怎么可能没我呢!一路生着闷气,又不好去问,正在此时,萧老师站在木质楼层上,大声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和其他三位同学,代表铁锚村中学,准备参加全乡作文比赛。

参赛作文题是《映山红初放的时节》,时间一小时,可我用了不到四十分钟便交了卷。那次发挥得很好,榜上有名。时隔了几天,又和其他三位同学,是张桔锴、彭福良、瞿建上吧,步行十余公里,去德茂园学校参加全区作文比赛。

在那次比赛也居然获得了名次,虽然奖品只有几本作业本,但心里也很开心。

八十年代中期,我走出了校门,为文字四处奔波,但回时,去得最多的便是萧老师家。

到老师家,酒是绝对不可少的,菜是农家菜。萧老师很勤劳,从学校回来,总是在菜园里摆弄,有时我去得晚了,从柜子里抓几把炒黄豆,斟两杯酒,师生各执一杯,边喝边说着话……时隔多少年了,几度想找回那种感觉,可怎么也找不回了。

萧老师很瘦,但并不妨碍他好酒贪杯。上世纪八十年代,酒是酒精兑的,便宜,七毛五分一斤,民间虐称:七五寸!每从学校回来,他总是带上几斤。他家总是宾客满座。进屋,一口吊锅挂在火塘中间,烧热,放铲猪油,几把青菜,翻炒,然后,一人一个碗,倒满酒,真诚地望着对方,认真地说声:干!于是一饮而尽,于是擦擦嘴边残存的酒液,于是再度拿起了酒桶……

萧老师一个月的工资能换多少桶这样的劣质白酒,无从知晓!但从此以后,便赢得了一个醉八仙的雅号……

2002年,我离开了家乡,也就好久没见过萧老师的面了,和家乡人断断续续的电话联系中,只知道他似乎病了,但他仍很乐观,除了积极配合治疗外,还上下走动。和邻居们打打牌,说说话。到了中午,乡下民风纯朴,也就随便吃一点……

今年,一些在铁锚村中学十四、十五班的同学建了个同学群,聊起在校就读的日子,聊起班主任萧祯祥老师,都嘘唏不已。端午,会长刘汉云还和一些同学们去看了萧老师。从他们发来的视频中,看见萧老师和昔日的学子们一起,很开心地笑着……遗憾的是,我远在汉寿,不能融入其中,唉!

今年回了一趟老家,和萧老师说了会话,第一印象他比以前更瘦了,但说话仍是昔日腔调,师生一人一支烟,点燃,在香烟袅袅隐约之中,似乎看到了我的学生年代,就是眼前这位老师兼兄长的人,引导我走进文字、走进作家圈……

离开萧老师家时,他拄着一根棍子,执意要送我,我握住他的手,笑着让他留步!这双手很冰冷,但正是这双冰冷的手,给予了三千莘莘学子知识的力量与源泉!

哥,老师,人生的路上,感恩一路有你!


万 阳 鼓

听父亲说:建生叔又养了个小儿子,因为是端阳节左右出生的,所以取名叫万阳。几天后,父亲要我牵着他去小黑村打个三朝,他和叔的关系不错,叔得了崽,叔高兴,他也开心。但一个人过去,肯定要吃亏,刚好那天是周日,可以不读书,便和父亲一起去了。

万阳胀鼓鼓地睡在箩筐里,箩的周围塞满了稻草,乍一看,象一只老母鸡在孵蛋,只是身上没有那些灰朴朴的毛而已。五黄六月,婶娘头上扎着一条毛巾,再看看叔,他正笑眯眯地一脸幸福望着他的作品。

嗯,万阳,就叫万阳,五月初三,端阳节前生的。建生叔又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向我们父子介绍。他走拢箩筐,小心翼翼地揭开儿子身上的履盖衣物,再揭开尿布,查看儿子的裤裆,不料,哧的一声,一泡尿竟直射他的脸部。是蓄谋已久?还是一时尿急?万阳当时的心情他肯定说不明白!但建生叔笑了,他喝了儿子多少毫升尿液?那感觉到底怎样?一屋子的人都笑了,那笑声声势之大,让几只想进屋觅食的老母鸡顿时逃之夭夭……

这儿子啊,好淘气呢……建生叔一边去找洗脸盆,一边自我解嘲:嗯,儿子啊,快长大吧,以后……

以后便是学生年代的青葱岁月。

他应是初中了吧。有天,我去县广播电台领了十几块钱稿费,路过我的母校:铁锚村中学,忽然听到有人讲:该校学生艾爷捡了镇政府老赵块300多的手表,主动交给了老师!这可是个新闻,拾金不昧啊。也许又可以赚八毛钱稿费呢。艾爷是谁?还表时想到了什么??王杰欧阳海……总之是那些高大全之类的英雄人物的精神鼓舞了艾爷同学!一问,艾爷者,万阳也。还表者,不知其表的经济价值。假如捡的是块正在摆动的石英针,估计艾爷,哦,不,万阳鼓是不会还的了,你看,挂在壁上多好看!

我八毛钱的稿费当然没得到,倒不是写不好,怕他老人家当着人面揭穿,不写就不写吧,以后的曰子长着呢。

以后,万阳失学了,不是没钱供他读书,而是他不想读了。外面的世界很大,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憋在狭小的教室里?那天,他走出校门的时候,阳光很好,学校附近的那条狗还送了他好远,等他再度回头,校门不见了,那条狗正冲着他拼命地摇尾巴。

后来,建生叔钓青蛙的路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影子……

某日,刚和父亲吃完早餐,万阳父子来了,于是乎,匆匆砍了根青竹竿,扎上根麻线,提个蛇皮袋,随他们一起去钓青蛙。至少,下午回来时,也可改善一下生活。没想到,他们父子收获颇丰,而我却一无所有。唉,人要是不走运气,连青蛙都来欺负你!

后来,我到了汉寿,再也没听到关于万阳鼓的消息!到了2013年,突然接了个奇怪的电话,一听,是万阳鼓打来的。他告诉我,他到了湘潭,打算过来汉寿看我。

好多年不见的兄弟终于在异乡再度见面了,我们拥抱着,流着泪。他告诉我:他去了陕西,找了堂客,生了儿子……我只有拼命点头的份了。

那两天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万阳鼓,兄弟,你还好吗?你酒量不大,酒瘾却大得吓人,聊天,也离不开这个酒字。什么时候啊,你说,我们聚一次,如果有条件,仍然是一间四面透风的小木屋里,挂着的钓锅下面是烧得红旺的蔸公火,里面的菜最好是二十斤左右的乳猪肉,嗯,被烟熏了十天左右就更好啦,放冬笋煮,佐大蒜段,当然,辣椒是绝不可少的,太热,让棱筒钩把吊锅提上来点。来两三斤乡下谷酒,酒杯?不,要碗吧,一人一碗,不许耍赖!哼,看你能喝赢我?

友腿,你不喝酒就去准备些白菜好吗?还有腐乳……金枝,你烧火,火要空心啦。建生叔,你讲水浒,讲三国……婶娘,你,嗯,你就抽烟吧……

写到这里,眼圈红了。

瞿 先 生


先生姓瞿,大名选祥。是否有选尽天下吉祥之说,无从查考矣!他是我的授业恩师,也就是说,没有他,我不可能走上文字这条道路。此话并非危言耸听,这时,刚灌了二两尿汁子的我,完全可以凭诗人的名字起誓:真的,绝对不是小说家言!

三十多年前,十二岁的我,背着母亲缝制的书包,走进了铁锚村中学十三班。很幸运的是:瞿先生是我的班主任。

那时我很喜欢写作文,也许是看了很多课外书籍的缘故,我感觉到自已的作文很好,初见到先生时,他很年轻,身材也好,说话有些慢斯条理,讲课时,首先冠以“我发现……”之类的话语,然后滔滔不绝,引文据典,那时,我可能是全班同学听得最认真的一个。原来他对我不甚感冒,一身过时的中山装,一顶洗得泛白的帽子下面套着一个硕长的马脸。而且那时胆子小,他一声威严的咳嗽竟马上引起了我的哆嗦……多少年后,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那时,怎么没有尿失禁的反应?果然南无阿弥陀佛,阿门!

我作文写得好,在那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上作文课是我最喜欢的课程。当其他同学还在绞尽脑汁搜刮枯肠时,我已把写好的作文本交上去了。先生似乎有些感动,接着便是要大家安静下来,听他把我刚写好的作文读一遍,再加上几句“我发现……”之类的穿插……那时,我鼻子一酸,似乎有什么液体想夺眶而出,但终于忍住,再看看先生,平时严肃的脸上竟然有了好多慈祥的笑容……

七十年代末,我因扁挑腺发炎被送至武潭医院,以后的日子并不好受:消炎、打针、服药、手术……一系列医疗器械的碰撞声让我一个多月在噩梦中度过!回到学校,望子成龙的父母决定让我降级。就这样,我成为了铁锚村中学十四班的老新生……

三年后,我离开了校门,走上了社会,我开始写文字作品,时隔不久,便有铅印文字见诸报刊。乡下人开始哗然:萧家出秀才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文字不叫作文,而叫作品了。

某日,先生托他的学生搭来一纸便条,要我到他所执教的大栗港镇中学去一趟,末尾写道:“烦足下来校一叙,可否?”当时接到纸条,竟然大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尽管天已经晚了,我仍决定步行到三公里处的镇中学一叙……

那晚,师生在灯下谈了好久,他要我别放弃文学,继续写下去……夜很静,灯光摇曵,很晚了,先生让我在学校住下,明早再回,我点点头……

以后,我经常去学校和先生一起喝酒,谈论一些以前的故事或以后的话题,从“我发现……”开始,到“我发现……”结束。但话题不断转换着新的内容。

先生很固执,也很认真。曾听说他年轻时的择偶标准:一:共产党员(柯湘那种)不要,二:,三:要会当家的(王熙凤般)。后来,瞿师母果然不是党员,并且是先生岳家的长女!至于是否会当家,则不是我辈议论的话题了。但先生现在是食有鱼,出有车,自然春风得意。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先生修房子了,那时请人完全是凭人际关系,今天我帮你,明天你帮他,不像现在,一点小事都必须付工钱。记得有人笑谈:夜,先生持一本一笔,挨家问曰:明天请你帮忙,行不?人说:明天自已有事啊。那么后天呢?后天不行,大后天行不?等人家允诺后,便在本子上认真记下:某月某日,已请某人帮忙。然后,礼貌地点点头,再去下一家……

到汉寿好多年了,一直怀念这位亦师亦友的先生,有一日,托老表华胡端找到了先生的电话,接通,知道是我,他很兴奋,仍然用那种慢斯条理的腔调:我发现……等到我真的发现后,电话粥竟然煲了一个多小时了。

今年再度见到先生,仍然是年轻时的模样,师生在一起,酒是绝对不可少的。席间笑问:先生,您今年多少岁啊?初,先生笑而不答,问久了,才慢斯条理地回答:我发现,山中无甲子,敝人不知年……

韩愈云: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先生,在人生和文字路上,感谢一路有你!

(注:图片来自网络)


《走向》文艺微刊编辑部


主编:张先祥

执行主编:许立君

编 辑: 张晓凌    张军    薛梅



特别声明


为维护原创作者权益,给广大文艺爱好者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展示平台,本刊特别声明:严禁抄袭!一经发现,永不录用!

投稿须知:

亲爱的读者,《走向》微信公众号已全新升级,发生如下变化:

1、实现了“作者建榜,作品建库,全域覆盖,全位搜索”,对所有作者与作品集中汇聚,建立数据库。同时,对“走向书屋”进行直接链接,方便读者轻松购买作家作品。

2、不再使用“赞赏”功能筹措稿费,稿费将由“常德市走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放。凡向《走向》投稿,均视为作者以本人原创作品授权发表。

3、《走向》将更多地汇聚沅澧大地大量文艺创作骨干,同时谋求与全国更多媒体的合作,争取成为优先选稿的平台。请投寄未在纸质媒体、网络媒体和同质自媒体上发表过的优秀原创作品,半个月内勿一稿多投。投稿邮箱:cd_zouxiang@163.com(注意下划线)。每次投稿请发一组作品(散文三篇以上,诗歌五首以上,摄影、书法、美术作品十幅以上),并附作者照片、作者简介。

4、请已发表作品的作者加本刊执行主编许立君(渡月影)或主编张先祥(拇指寿)的微信号:duyueying915237,a18670610867,便于发放稿酬。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走向》合作媒体,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