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药品推荐 >原创|建湖乡土文学:船儿悠悠

原创|建湖乡土文学:船儿悠悠

2021-12-28 13:46:38

   我们家乡是水乡地区,大河小沟,纵横交错,出门办事,走亲访友,运粮送货,非得动用船只不可。船,是水乡人的交通工具,没有船,就会寸步难行的。

    水乡的船,一开始都是用木头做的,后来木材紧张,就改用水泥船了。船的大小不一,式样各异,大到搞运输的运输船,小到放鸭子的小鸭船。木头船使用方便,行驶轻便,制作起来也较为简便。

    制造船的材料通常是杉木,杉木的木质细密,结构严实,不易浸湿,不易腐烂。如果改用其他的木料,不是太重,就是容易腐烂,使用寿命不长。材料选好后,能工巧匠开始造船。他们无需图纸,不用模样,钉钉铛铛,砍砍剥剥,不足一月,一条轻盈漂亮的木船就成形了。不过,船儿在造好之后,不能急于入水。必须在下水之前,用桐油把木船多油几遍。油船通常是夏天里进行的,把船搁高搁空,用一块厚厚的老粗布,蘸着桐油,把船的内内外外油个遍。让毒花花的太阳晒个天把两天,再用桐油油上第二遍,待到表面的桐油被太阳晒得全部吃进船板里面去了,再油第三遍。大概油个三五遍的光景,船板里面吃透了桐油,表面结上了厚厚的保护层,船的使用寿命会更长,因为河水浸透不了船板。

   水乡地区,出脚就是河,无论做什么,都离不开船,船是水乡人的命根子。所以,只要是土生土长的水乡人,没有一个不会弄船的。学会撑船跟学会游泳一样,是水乡人生存的最起码的本领。

   人工驱使船儿前行的方法多种多样,但归纳起来,主要有这么几种。

    第一种方法,用大棹。船帮子的两边分别钉好棹巴子,两把大棹用皮带子或麻绳,一边挂一把。可双人驱动,也可单人驱使。凭借大棹在河中向后划水所产生的力量,推动船儿往前驶去。

   第二种方法,用大橹。船屁股后头固定一个橹脐,把橹眼放在橹脐上,长而宽的橹舌头插入水中,摇动橹柄,橹舌头来来回回地搅动河水,翻起阵阵浪花,卷起圈圈旋涡,形成推力,船儿就摇头摆尾地前行。

   第三种方法,也是常用之法,用竹篙。竹篙头上安个铁篙钻,撑起船来不打滑。此种方法容易学会,也便于操作。可一人撑一条船,也可两人同时在同一条船上撑。

  还有用划浆划船前行的,宛如龙舟比赛的那种。无论是哪种方法,要想学会并熟练地掌握其中的奥妙,真是冰封黄河,非一日之寒啦。

    记得我16岁那年,为砌屋备料,当兵的大哥光祖带我到苗庄装砂子。没有去船,买好后就跟熟人借了一条搖橹的大船。五吨货上船,我们这才发现,兄弟二人一个都不会搖橹,我们傻了眼!怎么办呢?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活人还能被尿弊死吗?两个大小伙子没有被困难吓倒。我摇橹,大哥在船头撑。起初,摇一橹滑一橹,滑下来再投上去,绝不息气。撞到岸上,再拦开来,继续往前进。由于不懂技巧,连人带橹掉进河里几次,好在是夏天,爬上船再摇,没有人可帮我们。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技术有了长进。又摸索着摇啊摇,天黑了,不巧又刮起了顶风。好在我们有点摇船的精明,结累点经验了,再加上有的是干劲,两三个钟头过去了,七八里水路到家了。这次虽说是吃了不少苦,但逼会了用橹摇船这门技术,在同龄人中,会得这么早,是值得自豪的。

   暑假期间,读书的学生也闲不下来,要参加队里的劳动。队长常常安排我们,撑船外出铲青草回来做肥料。队里十几岁的姑娘小伙十几个,合撑一条农船到西射阳,水泗或九龙口去铲青草,是常有的事。人小心齐,互相爱护,很少为鸡毛蒜皮,芝麻绿豆大的屁事闹不团结。遇到扛草撑船之类的脏活累活,小伙子都抢着做,不让姑娘们沾边。记得有一次,大概是七八月吧,八九个姑娘小伙撑船去九龙口铲青草。天气炎热,汗流浃背,一趟草扛上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渴得嗓子眼直冒青烟。放下草捆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水。喝水解渴,喝水降温。不用茶杯,无需碗碟,双膝往船帮子上一跪,借助身体的重量,小船斜向一边,船帮子点水。手撑船帮,脖子一伸,把嘴往河水里一埋,沽嘟,沽嘟,像小牛饮水,一口气喝了个半饱,甘甜的河水,是大自然的馈赠,喝在嘴里,甜在心里。大热天,喝着天然的清新醇厚的河水,是一种高级的享受。凉爽爽,甜丝丝,惬意无比,无以伦比,即使当今超市卖的高级饮料,也会甘拜下风。

   中午时分,小船停靠河边的大树旁,躲着太阳,边吃中饭边乘凉。但觉得非但没有凉下来,反而越来越闷热。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天边乌云密布,黑压压一片,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不一会,大雨如注,倾盆而下。早上出来时,晴空万里,不指望有雨,没有一个带雨具。顷刻间,浑身上下湿透了,犹如落汤鸡一般。野地里,荡心里,没有人家,何处避雨去?我们决定往家里赶吧。有两条水路,一条是大河,要多行二三里,一条是柴荡中的小沟,狭窄弯曲,河中杂草丛生,但近得多。有人建议走小路,众人附议。于是乎,两把篙子齐上阵,冒着大雨,呼哧呼哧往回赶。不久,船舱积水很深,小伙轮流撑船,姑娘换着刮水。大雨继续下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雨点砸在脸上麻辣辣的疼,砸在河面上,泛起碗大个水泡。水连天,天接水,水天一色,雨雾蒙蒙。雨水和汗水溶为一体,从头顶冲向脚跟,用暴雨如注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庐山瀑布也不过如此吧。我们撑着撑着,渐渐地,发现河道愈来愈窄,愈来愈浅,河中芦苇扁蒲愈来愈多。小船吃水较深,撑着前行,阻力较大,行船速度没法快起来。怎么办呢?我们急中生智,放下竹篙,让姑娘们继续留在船上,四五个小伙子下到水里,推着小船前进。有人脚板心被芦柴钻子刺破了,浑然不觉,待到三二里小河推到头,上得船来,才发现脚在淌血。

    以前,常听老人说,世上三样苦,撑船打铁做豆腐。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撑船是辛苦的,但人们也会在劳动中自得其乐。

   春天,是野兔子出洞觅食之时,时常会看到它们在河边的圩板子上奔跑。一次,我妻跟我岳父一道撑船去马厂买饲料,回来途中,忽然听到呼哧一声,有一个影子从眼前闪过,定神细看,原来是一只野兔子正在水边奔跑。本来困倦的他们,顿时来了精神。要想逮到这个小精灵,谈何容易?野兔子生性多疑,奔跑迅速,一有风吹草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回洞中,不管你怎么吓唬,怎么诱捕,它就是不上当,大有“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的风范。没办法,父女俩只好来了个强行逼宫。一人守候出口,一人用篙子往进口处狠命地捣鼓。实在经受不了折腾,野兔子朝出口处猛然窜出,被守候在此的我岳父逮个正着,回来一称,足足四斤半重。

   夏秋之日,虽然天气很热,但行船时常有意外收获。河水潺潺,清澈见底,鱼儿嬉戏,水草葱葱。边撑船儿边欣赏水中情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行船悠悠之间,偶尔看到几枚趟鸭埋藏河底的暗生蛋,揽于囊中,其乐融融。曾记得,陪上海亲戚游玩于九龙口,苏南人好船喜水,我便借放鸭老人一只小鸭船,泛舟九龙水面,转了一圈又一圈。看到原生态美景,上海人不免惊呼“美哉,九龙!”那次,在不到半小时的泛舟游玩中,收获颇丰,拾取几枚鸭蛋带回家中。相聚之时,每每谈及此事,总会有一种难以忘怀之感受。还记得一次,二哥光林撑船去西荡划渣,起篙时,忽觉有沉沉的感觉,提出水面一看,原来是一只大甲鱼!确实高兴了一阵子,但没舍得吃,经祖父包装后,寄给上海生病的二伯父做便方,遗憾的是,二伯父收到时,甲鱼已经变臭,不能食用。

    冬天,冰河冻水,很少用船,生怕锋利的冰快划破船板。但遇要紧事,非出船不可之时,那就得先破冰后行船。破冰之法甚多,有一种叫“晃冻”的方法,颇受孩子们青睐,好玩又热闹。说要晃冻,几个人立马双腿岔开,立于船舱,凭借身体的力量,齐心协力,让船上下晃荡起来,形成层层波浪,撕裂冻面,再把冰快撞击得粉身碎骨,开出一条河道,便于船儿行走。既行了船,浑身又暖阳阳的。

   水乡早已有了汽车路,沟河港岔,大小公路桥建于其上,各种车辆代替了原来的大小农船,交通工具由水上的船变成了路上的车,“沉舟侧畔”的现象随处可见,撑船,这门世代相传的技术,看来,不久将会失传得无影无踪,以后的孩子只能从图片上,看到祖先们撑船的情景了,就像我们从图片上看到前人纺纱织布,舂米拐磨一样,撑船,将会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2017年4月12日

(作者:  建湖县恒济中学   肖光宏 )

《草原之夜》降央卓玛 演唱


《草原之夜》腾格尔演唱


《草原之夜》刀郎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