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甲鱼看世界20180108

楼主:杂坛杂谈 时间:2019-05-14 16:43:27

欢迎大家收听今天的甲鱼看世界。新年的第二个星期已经到来,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周里一切顺心。今天的新闻我们关注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国际关系的各大陷阱,以及最近在美国掀起轩然大波的一本书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战火与怒火:川普的白宫)。



1. 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


这几天欧洲有两支队伍访华。首先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议长于1.71.13期间联合访华。代表团主要成员包括芬兰、挪威、冰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议长和瑞典第一副议长,与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进行会谈,讨论双边关系和立法机关交流。

 

与此相比,更重要的是1.81.10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马克龙此行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缩小法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二是塑造法国的欧洲霸主的地位,来与中国商议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国际重大事项。事实上中国是法国最大的贸易逆差伙伴国,每年我国对法国的贸易盈余高达300亿欧元,大约占法国全部贸易逆差的60%。马克龙希望中国能够扩大进口,这次出访成果不出意外应该也会有中国向法国认购至少100架空客飞机。其实中法之间主要的合作领域一直以来都是航空,核能和高铁。事实上,法国的这三项技术相当发达,航空领域,空客是唯一能和美国波音公司抗衡的飞机制造商,例如广为人知的双层巨无霸空客A380;核能领域,法国是全世界核能发电占比最高的国家,高达75%,而中国仅为5%。而法国的核电站除了部分在中南部,大多分布在海边或者与邻国边界线上。英国的欣克利角核电站就是中法合建的,不过中间道路曲折,一度英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方出资建设。在高铁方面法国也是西方世界的领头羊。我在法国坐过几次TGVtrain à grande vitesse,高铁),相对于中国高铁,法国高铁同样运行流畅,另外其选择蓝色为主色调,显得比中国的白色列车更为柔和,且在座椅设计方面更加人性化。

 

马克龙在访问中国前的推特是这么写的:Je suis venu vous le dire: l’Europe est de retour.(我来是想要告诉你们:欧洲回来了)。其实他领导了欧盟对中国钢铁进行的反倾销调查,这次出访更多地是代表欧洲而不仅仅是法国,因此肯定会提出让中国的投资能够照顾到法国和欧洲的经济安全。过去德国主导的欧洲由于更强势的马克龙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所面临的内部政党合作问题,导致欧洲的权力正在向法国靠近。

 

事实上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欧洲都将自由贸易挂在嘴边,但是慢慢地开始将贸易保护主义抬上桌面。不过相对于特朗普,欧洲的领导人包括马克龙表现地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也是带着贸易保护主义而来。相比较来看,其实中国的发展模式一直都是自由贸易与贸易保护主义的结合体,在国际社会倡导自由贸易也是带有很强的目的,希望外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希望中国能投资更多外国公司以及希望发达国家对于中国不要有技术出口壁垒。

 

除了访问北京,马克龙今日首先访问了西安,展示出对于“一带一路”的重视。不过他希望中国能够开放更多的市场准入,并且强调“古老的丝路从来不是中国人独享的,新的丝路也不能仅仅是单向的”,另外他强调“Les nouvelles routes de la soie doivent être celles de la justice et du climat.”(新的丝路应该是公正的丝路也应该是关注全球气候的丝路)。其实法国的不少公司比如雷诺、雪铁龙等,都需要与中国本地的汽车公司也就是东风来建立合资,并且受到各种限制,不能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并且还有技术转让方面的强制要求。当然另外还有很多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领域例如电力还有众多金融领域有诸多限制,不允许外资的随意进入。

 

不过马克龙是的的确确赞赏中国的悠久历史,他的推特是这么说的:“Comme pour beaucoup de Français, la Chine est pour moi un pays fascinant, la plus ancienne civilisation vivante, un «État plus vieux que l'Histoire» disait le Général de Gaulle.”(对于很多法国人而言,中国是个迷人的国度,有着最生生不息的古老文明,一个被戴高乐将军称为“比有记载的历史还要悠久的国家”。)

 


2. 国家关系的各大陷阱


人民日报整版评论金德尔伯格陷阱。这一陷阱原指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根本原因在于英美权力交替之时,国际公共产品的缺失。随着中国的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国内外的不少专家学者开始热炒这一话题。根据这一理论,中国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会回避公共产品的提供,比如说反恐、应变全球变暖、人道主义援助、维持地区安全、网络安全等,而与此同时,美国因为国际地位的降低以及成本过大,公共产品提供的能力和意愿都在下降。尤其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利益优先以及对多边主义的不支持等,都导致了全球对于金德尔伯格陷阱的担忧,因此希望中国能够更多地承担责任。


中国时刻都在强调自身的发展中国家地位,防范外国对于我们的“捧杀”,要求我们提供太多公共产品而危害经济发展。


其实除了金德尔伯格陷阱,习近平在很多场合多次提到另外三个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以及中等收入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大国权力交替,崛起国挑战霸权国地位时的战争。与金德尔伯格陷阱一样,修昔底德陷阱也是发生于大国权力交替时。历史上唯一一次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的权力交替是上世纪的英美霸权转移,不过事实上,英国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迅速衰弱,而美国是迅速转强,因此并没有实质经过缓慢地权力交替过程,因此不构成战争的要件。当然西方也基于此,提出了诸如民主国家间没有战争的理论,不过显然这样的理论存在很大的问题,因为其忽略了民主国家间的同盟关系等。中国迟早会取代美国成为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中美是否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中美之间是否有一战一直以来就是国际关系学者热议的话题。因此,一定程度上“示弱”既可以避免刺激美国从而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达到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的目的;又可以减少对于公共产品的支出,拖累经济发展。

 

塔西佗陷阱是当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做好做坏,民众都不给予信任。这涉及到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举个例子,马英九第二任任期时,国民党任何的改革无论是否有益于社会,都得不到信任,都会引来群众大规模抗议。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经济发展停滞、贫富差距悬殊、环境污染严重、社会不稳定、腐败严重、过度城市化等问题。中国经济放缓,引发了国内外对于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担忧。

 

除了这几个陷阱,国际关系中还有保罗·肯尼迪陷阱,说的是一个大国的战略点过多,一般表现为对外势力扩张,从过去的领土扩张到现在的政治军事扩张,在全世界许多地区同时介入,而慢慢耗散国力,最终衰败。这不仅是解释了历史上大国的衰败,比如最近的苏联,而且也反映出现在正在慢慢衰弱的美国。这也同时给中国提出警示。事实上我们周边的地缘政治复杂,比如朝鲜半岛,东海,南海,印度等,我们的经济与军事实力以及一带一路等经济战略的推动不允许以上战场的同时开辟。

 

另外的一个陷阱是奥尔森陷阱,指的是大国所建立的国家间利益集团(比如北约),会逐渐从最开始的财富生产性集团变为财富分配性集团,出现公共产品的搭便车(比如特朗普一直在指责的北约成员国会费交得太少,美国提供军事保护的成本太高)以及由于各成员国追求自身利益而造成的囚徒困境。这个陷阱本质上是由于经济发展缓慢,导致总体蛋糕不能做大。

 


3. 白宫的怒火

 

这几天最有意思的电视连续剧莫过于特朗普、曾经的“影子总统”班农以及一本书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战火与怒火:川普的白宫)。我也是在周末读完了这本书,而此书上架短短时间就脱销。书的作者Michael Wolff小有名气,之前为世界传媒大亨默多克写过传记。这次为了写成这本书,进行了200多次的录音,里面的很多材料来源于这个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这本书中写了很多关于特朗普的糗事:包括完全没想过自己会赢大选,准备输了之后去发展一个电视节目;就职典礼因为很多明星没到而生气;喜欢追朋友老婆;和妻子在白宫分房睡;不知道白宫的工作重点;仰慕默多克但是被默多克骂成白痴;怕吃麦当劳生怕中毒等。特朗普律师团队以谬误以及诽谤为由发函给出版商要求停止出版,出版社不予理会甚至提前出版。之后特朗普发数条推特指责班农与此书,并且甚至嘲笑班农像跳狗,并且自诩为stable genius(稳定的天才)。最新的消息班农昨日正式道歉,不过鉴于特朗普气还没消以及这本书持续引发的对于特朗普执政能力以及白宫透明度的进一步质疑,这场电视剧应该还没有迎来大结局。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们明天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