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小城旧事:捉鳖(徐景洲)

楼主:文化佳园 时间:2021-04-05 15:32:09

跻身于名贵佳肴的老鳖,以前几毛钱一斤,也乏人问津。太腥,烧过鳖的锅,几天都涮不尽反胃的腥气。太脏,臭气熏天、浑浊不堪的汪塘是它出没的乐园。没吃头,斤把重一个却挑不出二两可口的蒜瓣肉。至于神奇的祛病益寿高蛋白,无人知晓。

老鳖不好吃,却好玩。用小棍敲它赛跑。用小草棒逗它,让它狠狠咬住不松口,再使劲拉小草棒,把鳖头拽得老长老长。不断掀翻它,看它四腿朝天六体摇摆艰难翻身滑稽相。乐极生悲,手指被它死死咬住,只好割下它的头方能解困。老鳖最终都在玩弄戏耍中呜呼哀哉。四处找来柴草,将那垂着长长的软绵绵脖子的死老鳖架在火上烧得只剩下鳖盖,喜滋滋拿到药材收购店五分一角卖掉,得意洋洋回家向大人报功。

    捉鳖更有趣。

    炎炎夏日,老鳖会爬到陆地晒盖。渔场纵横交错的土埂子上,成百上千只老鳖一个挨着一个排着长队,朝天空使劲伸展着长长的脖颈,小眼眯缝着,惬意享受日光浴。路边杨树阴下,满是纳凉人,津津有味欣赏这壮观的豪华鳖阵。我们暂停嬉水,悄悄潜水从四面八方向老鳖们围拢过去。不知老鳖像大雁立有哨兵,还是听觉犹如雷达敏锐,当我们从水里钻出,看那老鳖近在咫尺唾手可得时,那些平时爬行起来大摇大摆慢慢腾腾的鳖们,若有神助,顷刻间四下落荒而逃,迅即了无踪影于水波之中。偶有身手不凡、精于此道者,将捉到的老鳖高高举过头顶,踩着水昂着头,陶醉于水中和岸上此起彼伏的啧啧称赞中。

拿一根粗车条磨制的带倒刺的叉子,围着水塘转悠。看到水面上有串串水泡冒出,知道那是老鳖在喘气或放屁,慢慢趟过去,用脚踩住鳖,用叉子猛叉,一逮一个着。

钓鳖全靠技巧与耐心,比钓鱼更有趣。磨尖中号缝衣针带鼻眼的一端,制成两头尖的横钩,或用捉老鼠的爆炸钩,挂上鲜猪肝,找一处偏僻的脏水塘下钩。看浮子似动非动缓缓下沉,慢慢提上来,一提一个准,一天可钓一二十只。

“守株待兔”捉鳖最可乐。夏夜马路边扯个破席乘凉,半夜脚边蠕动,原来是大老鳖找窝下蛋找错地方。家里水缸后、烂砖堆里,经常有老鳖坐窝下蛋。去水塘边闲遛达,发现取水的土坑里,有一只小脸盆大的鳖正徒劳向上爬。一跃而下,用土块砸它缩头,捏着上下鳖壳抱回家。拿大木盆将它盖住,就去看电影,回来时它却逃得无踪无影。第二天一大早又去那个土坑,发现一窝老鳖蛋。喜滋滋把鳖蛋捧回家,包在棉花团里,时不时翻出来对着阳光看。不小心碰碎一只,壳里出来的不是鳖,而是臭臭的黄水。小伙伴们都说亏,早知孵不出小鳖,不如煮了吃。

    夏日傍晚,独自在鱼塘堤埂边遛达,看到水边有一枚拇指大小的蛋,用棍子敲碎,里面爬出一只带肚脐的小鳖。又用小棍子在塘边乱戳,不仅翻出许多鳖蛋,还翻出许多小鳖。仔细观察,那堤埂边泥地上密布小孔,就是小鳖呼吸通道。我兴奋地大呼小叫跑回家拿盆,大人小孩闻迅赶来。不长时间,我就捉了一脸盆的鳖!这鳖太小了,最大的不过小孩巴掌大,小的像五分硬币,鳖盖还没长硬!好在鳖易活,把它们养在水泥池里,做着养大鳖卖鳖盖挣大钱的美梦。突如其来一场雷暴雨,雨过天晴,小鳖们不知去向。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