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新闻 >《密踪心印》——51.投胎的魂魄

《密踪心印》——51.投胎的魂魄

2021-10-12 13:32:52

第三日,罗万山再次来到申西市杨泽雨家,那女孩已经在空中等着了。

“你要是再晚点来,就看不到了。”那女孩轻嗔道。

“这不是来了嘛,嘿嘿。”罗万山总觉得在这女孩面前,自己就显得有点傻。

“喏,你看!”女孩指着院子里的老汉,忽的门外闯进两个人,身穿白色法院制服,看起来是阴间的执法者。老汉见了二人转身就跑,那二人健步如飞,一前一后将老汉堵住。提了老汉便出了门,在他们的手中老汉仿佛一只待宰的鸡鸭,挣扎着,嚎叫着。那二人也不理会,出了门就往东边申西市区走。罗万山和女孩在空中尾随,来到一所小区。

那小区很大,里面种满了花草树木,小区的楼层不高,均是半新不旧的四层小楼,平顶,部分墙皮都已经脱落了。那二人提着老汉进了一栋楼,上了三楼。女孩带着罗万山站在三楼外,说:“你可要小心了。”神秘的一笑。

罗万山凑近窗户,不禁脸色一红,勉强定了定心神。原来,一对青年男女正在欢好,木床吱吱呀呀的伴着二人的呢喃笑语,还有那女子的呻吟声。那两个执法人员却面无表情,将那老汉一掷,眼见那老汉扑到了二人身上,便不见了。两个执法人员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便又离开了,显见是例行公事。

“看到了没?”女孩偷偷的笑罗万山。

“看到了,这就是转世?”罗万山不好意思的问道。

“这只是其中的一种,还有很多你需要慢慢经历的,我再告诉你一个方法,你回去自己练习吧。”于是那女子又给罗万山说了方法,罗万山点头称谢。

“我一直想问问你,你是谁?”罗万山吞吞吐吐的说。

“这个嘛,暂时保密。”女孩莞尔一笑。

女孩不说,罗万山也就不再多问,二人互相告别,罗万山便又回到了马安港。

这工地的生活,辛苦自然是不必说,如是单纯的体力劳动也就算了,还有些昧良心的事也是要干的。自从上次障碍桩的事之后,秋刀鱼已经知道监理的厉害了,但自己又实在不愿出面,所以私下里请客吃饭的事,都让雷健去做了。雷健表面是个冷冷的人,但心里其实却一直想着讨好领导呢。都说打桩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却有很多人愿意干。一根桩,直径一米,深度六十米,钢材和混凝土的量本身特别大。偶尔若出现一些“穿孔桩”,那么混凝土量就可以虚报很多呢,若把监理喂饱了,他们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偶尔又可以少安放一半深度的钢筋,如此一来便节约了不少成本,承包商自然是乐开了花。雷健用心经营,于是监理和他们的关系渐渐回温,称兄道弟的话跟屁似的随便放。雷健自然也捞到了不少好处。

那时的罗万山看在眼里,厌恶在心里,对这世道也就越发的寒心,所以只管干好自己的那份活,其他的管他呢。杨泽雨还没有回来,罗万山又不愿和雷健单独待在一起,只好自己常常巡查完现场后到老翟的门卫室里打盹儿。

这晚,闲来无事,想起女孩告诉他的方法,于是定神耳根,修起了观音耳根法门。只觉得呼吸渐渐微弱,杂念越来越少,忽的站在了空中,却发现自己竟一身白色丝制长袍,颜色如雪,袖口宽大,恰恰好到了虎口,长袍下摆直达脚尖,脚上却没有穿鞋,罗万山下意识的摸了头,又发现自己竟是个光头了。马安港上星星点点的灯光,似乎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极目望去可见天边。

忽的一阵婴儿的哭泣声传进耳朵,罗万山侧耳静听,知那声音来自北阳河西边,于是循声而去。

沿着河面一直向西走,约摸过了数里地,在河的弯道处有一片坡地,声音就是来自于那里了。沿着枯草向上走去,在一块大石边,罗万山终于又见到了那个红肚兜儿的小婴儿,心里一阵欣喜。那婴儿见到罗万山,便也止住了哭声,咿咿呀呀的爬到罗万山身边。罗万山将他抱起,却一时不知该往哪里去,只好闭上眼睛,凝神静听,突然那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向北岸的村子里飞去,来到一家农家小院的门前,这小院前面是三间土房,后面是三间青砖瓦房。罗万山直接穿过前门,到了青砖瓦房外面。

里面却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因为已经历过老汉那一遭,所以罗万山已不以为意,他走了进去。果然,那东边的房间里,一男一女正在忙活。床是灰白老木头的,地面坑坑洼洼,所以床脚垫着砖头,玻璃窗的帘子半掩着。女人正脱着自己的衣服,接着脱了男人的衣服,火热的肌肤相亲时,两根滑嫩而滚烫的舌头互相湿润着对方。女人忘情的躺着,男人的身子向前一耸,那女人便忘乎所以的欢快的叫一次,床也调皮的跟着吱呀一声。洒下的月光铺满了凌乱的老床,在墙上印出两个忙碌的影子。

罗万山无心观看,只是将那婴儿塞进了女人的身体,便又飞身离开。

这些事,别人当然不知道,说了,谁又能信呢?没几天,老龟们又来感谢,罗万山才想起来黑鱼精,只是再去找那个竹篮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这事儿,也就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