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窃玉生香】第74章 打砸

楼主:翡翠和赌石 时间:2020-08-03 14:02:39


    对于我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赵奎看着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或许他感到了羞辱,但是他没有发脾气,而是走了过来,他一把抓住箱子里的钱,拿了一叠出来,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看着他手里的钞票一点点的飞舞,就笑着靠在椅子上,看着他把钱看清楚,赵奎把钱丢在箱子里,看着我,问我:“我能跟着你吗?”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整个屋子里都被笑声给掩盖了,但是我没有笑,我也没有说话,田光说:“我兄弟不好斗,但是我们出来混的人,不好斗是不行的,张奇我是看不上的,但是他有一点好,心狠手辣,好斗的很,什么事都能为我兄弟解决,所以他能拿大钱,他手废了,保护我兄弟的能力有限,你要是真的想跟着我兄弟,就得拿出来一点本事来。”

    赵奎看着我,问我:“你要我怎么做?”

    我说:“不急,先吃饭,吃饱了再说。”

    齐老板拍拍手,很快外面就开始传菜,赵奎拉着椅子,直接坐下来了,坐的很正式,笔挺的腰杆不打弯,很有军人作风。

    我看着上的,都是一些我见都没见过的菜,齐老板说:“海参鱼翅燕窝,人生乌鸡甲鱼汤,都是野生的,很补,我自己买的材料来这里做的,尝尝。”

    我拿着筷子,我跟赵奎说:“多吃点。”

    赵奎没说话,拿着筷子就开始吃,吃的很大口,所有人都看着他吃,真的,他吃饭的能力特别强,一口就吃掉一颗海参,然后抓了半只鸡,直接就啃起来了,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我们都觉得挺有意思的,真是个有个性的人,田光点了一颗烟,给齐老板倒酒,两个人喝了一杯,我也喝了起来,没在理会赵奎。

    “田光,有没有兴趣去缅甸公盘玩一玩?”齐老板问。

    “那里都是大老板玩的,我们只是出来混的,没多少钱,小地方玩玩就行了。”田光说。

    田光虽然很自傲,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缅甸公盘事个消金窟,门票就要五万欧,每个几亿都不敢进去,所以他不打算去。

    齐老板说:“知道那几块料子是被什么人买走的吗?”

    田光摇了摇头,齐老板笑了一下,说:“是广东人买的,广东人有钱,看到那块帝王绿之后,直接就下单子了,我跟他们磨了几天,磨了几百万的差价,广东人是最爱参加公盘的,但是你知道他们怎么玩吗?”

    田光摇了摇头,喝了一杯酒,齐老板问我:“邵飞兄弟,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父亲研究过,因为这几年翡翠价格暴涨,连广东人都玩不起了,但是广东人依然雄霸缅甸公盘,每年有三分之二的好料子都被广东人买走了,他们采取的就跟我们一样的策略,就是合资赌大,一荣俱荣的方针,通过集资,获得大笔的资金,然后横扫公盘,这样他们就能买到好料子,回国之后,在炒翡翠,那样他们就会赚到十倍的差价,因为好翡翠都在他们手里,所以根本不愁销售的问题。”

    所谓公盘就是公开拍卖 首先拍卖公司在拍卖场展览原石,买家观察评估原石价值 然后就投标 投标分两种形式 ,一种事暗标形式,买家各自将自己对原石的买价以标书形式投入标箱,开标时以价最高者中标。 还有一种事明标形式, 就像拍卖瓷器字画拍买一样,公开叫价,落槌成交。

    田光笑了一下,说:“齐老板想要合资?但是公盘实在不是我们能消费的起的,就算合资,也玩不到什么大料子。”

    “哎,你还记得坤桑老板吗?他有钱,我们可以……”齐老板笑着说。

    田光摇了摇头,说:“占时不说了吧,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接手了十几家店铺,还欠银行那么多钱,我得先搞定再说。”

    齐老板点了点头,也没有在强迫田光,我知道田光不想跟齐老板走的太近,他还是想自己赌,但是我对于公盘挺好奇的,想要去见识一下。

    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我看了一眼,是刘东,他拿着酒瓶,说:“两位老板,招呼不周,不要见怪。”

    齐老板跟田光都笑了起来,但是我没有笑,我笑不出来,这个人可以肯定就是那天晚上劫我们的人,除了他,没有别人,坤桑不可能,所以只能事刘东干的,所以他现在跟我们虚与委蛇的笑,让我实在有点恶心。

    “来,二位哥,我敬你们一杯。”刘东倒了一杯酒说。

    田光站了起来,对着田老五说:“老五,大哥喝酒,你们出去,把该办的事情给办好。”

    田老五站了起来,跟张奇还有柱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站了起来,突然,赵奎猛然站起来,将嘴里的肉狠狠的嚼了两口,然后转身出去了,他的动作很大,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妈的,傻高个,田光,你小弟啊,真他妈不懂事……”刘东说。

    我站起来,我说:“对不起,是我小弟,不懂事,来,干杯。”

    几个人举起酒杯,喝了一杯酒,刘东客气的坐了下来,问:“什么事?这是我地头,有事跟我说,我能搞定。”

    田光笑了一下,说:“兄弟的事,不麻烦你了,能搞定。”

    刘东点了点头,突然笑着对我说:“邵飞兄弟对于赌石还真有研究啊,有时间一起赌一回?”

    我笑了笑,说:“我跟光哥还有齐老板赌。”

    刘东笑了一下,声音缓和下来,跟田光说:“兄弟,有钱一起赚,赌石这个路子让你赚了不少吧,给兄弟一条活路,这几天兄弟的日子可不好过,输的太多了,让我翻翻本,怎么样?我投资,分两成,不多吧?”

    田光笑了一下,说:“不了吧,刘东,我们不是一路人……”

    刘东笑了起来,还想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我听着都是女人的惨叫声,还有一些男人求饶的声音,刘东解开了领带,朝着窗户走了过去,他看了一眼,突然脸色变得难看。

    他猛然回头,看着田光,没有说话,而是赶紧跑了出去,田光喝了一口酒,说:“要不是杀人犯法,今天我就要了他的命。”

    田光的话说的很平淡,但是我却从骨子里面感受到了恐怖,真的,我知道,田光不是说着玩的,刘东一定会死的,之所以还没死,田光只是没想好让他怎么不明不白的死!

    我们在楼上喝酒,楼下的惨叫声越来越大,而警车的声音也呼啸而至,我跟齐老板站了起来,朝着窗户对面看了过去,下面很乱,有火,到处都是人,一条街上都是奔跑的人。

    “呵呵,砸了他的店是小事,这件事这么大,闹出去,应该会管的我相信,很长一段时间,这条色街都不会有女人站街了,等于是断了这小子的财路,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田光,你可得小心点。”齐老板说。

    田光笑了一下,说:“一定他先死。”

    田光喝了一口酒,将酒杯在手里转了几圈,我们都在等着,过了一会,柱子上来了,说:“光哥,可以走了。”

    田光站了起来,我拎着箱子,跟齐老板一起下去,我们坐着电梯,到了楼下,出了酒店,上了车,就看到很多警察冲了进来,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都失声尖叫,很混乱,这其实不是扫黄,但是发生了打架的事件,警官来了,就顺带扫了,刘东这次肯定损失惨重。

    我们到了对面街的停车场,周围都是警察,我看着很多人都蹲在地上,有受伤的,也有打人的,很混乱,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踩地盘,我看着那些满头鲜血的人,我感觉我很幸运,我不需要做这些事。

    我们车子朝着瑞丽大道开,很快就回到了酒吧,酒吧因为重新装修,没有营业,所以显得有些冷清,我们坐下来,齐老板没有多留,直接回了。

    我们在等老五回来,也有可能回不来了,但是打架顶多被拘留,很快也就能出来。

    田光开了一瓶酒给我,说:“我请。”

    我拿了过来,突然听到外面打雷了,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喝了一口酒,知道今夜是个难免之夜。

    田光说:“公盘你有什么想法?”

    我听了之后,就回头,看着田光,我说:“是机遇,公盘很早就有了,以前是每年好几次,现在事一年一次,私人的公盘我们不可能去,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安全没有保障,只有去军队组织的公盘,相信我,公盘里的料子绝大部分都是你没见过的稀世的料子。”

    田光说:“你要去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决定权在你,你不去,我也不去,没意思,也不安全。”

    田光笑了一下,突然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他看着外面停下来一辆车,车里面下来一个人,我回头看着,是赵奎,他浑身被雨水淋湿了,站在门口,像是个野鬼一样,让人惊骇。

    田光突然笑了一下,说:“你这个兄弟,有意思……”

    我也笑了,看着他扛着的人,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