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水产药品联盟

2018年第一场雪

楼主:红豆小窝 时间:2021-04-07 09:33:00


201817日周天,天气预报的小雪很准时,准到在那个时间段纷然而至,不大,漫天飘白花,却来的准时,气温不低,随下随化,泥土路刚湿过土层。

 

这天老爸去世白天,几天前为其买了纸钱,黄香,金银元宝,只待这天到老家他坟冢前圆百日坟。早饭后7点多出发,潍青两地相距90公里左右,济青路上拓宽施工限速80,有的路段是60时速,一路上天是阴沉的,符合我们全家人的心情,下来高速开始飘洒雪花,其实心里嘟囔,下的什么雪,去公墓那段黄泥路要黏鞋底了。

 

貌似老天能读懂我们的心思,也到家了,雪也停了,路面上积雪随之化掉,只有低洼避风处尚留薄薄的一层雪花,小侄不顾路上劳累登着台阶上到平房顶,用手轻轻推抓积雪,攥在手里团成圆球,一个抛向天空,一个抛向房顶,小孩玩耍就这么容易满足,一点雪足矣,大人们嫌冷不肯伸手,他把袄袖弄湿照样不亦乐乎。

 


分散他注意力把我们的东河描绘的多好,说那里地势低应该有积雪,还可以在河冰上打滑,果然孩子玩心好奇,禁不住诱惑和我们前往,带他和妈妈去东河转转,儿时的东河一马平川,放眼望去都是几里地的敞亮通透,河床两边黄细沙夹杂着鹅卵石和绿草地,那个平凡再平凡不过的河滩都深深地印在脑间了,夏天我们下河摸鱼,冬天在河面上溜冰,童年经历伴随回忆,老妈自言自语说那有原来的样子,连个正路都找不到了,记忆挥之不散。规律化进而被规则了,彩砂肆虐如今的东河早已杨树一茬接一茬的栽了伐,伐了栽。河床,河滩早已面目全非,尚存的小河水流依旧清澈,往昔宽阔不复存在,小侄找来干树枝在水中戳开薄冰层,我举起手机说:“别动,这像小渔翁。”显然雪没有雪,冰没有冰,玩过也算尽兴,与其玩雪大人从利弊出发剥夺了他的一处爱好,这里同样收获这乐趣,河边捡拾几个圆滑好看的石头带回家,一路上我的手指头冻成胡萝卜。

 


回到家就到午饭点,家里一帮忙饭的纷纷把菜端上桌,一家人十二口满满围在一起热气腾腾的开吃,炒猪肝,黄瓜炒鸡蛋,煎土豆盒、煎萝卜盒、炸藕合、炸蘑菇、芥末鸡、猪头肉、猪耳朵、烧刀鱼,每人一碗羊肉汤,就着妗子的擀饼,汤汤水水舒服至胃。饭后给老爸热饭,煎黄花鱼,蛋饼、肉片和馒头,做好那一刻老妈直夸俊俊的,其实她年轻时干啥不也是俊俊的呢,只是随着年龄增长,自己不仅信心不足,把一些传承和方法潜移默化中传授给小辈们了。

到达坟头天依旧阴着,把所有物品摆的摆好,斟满酒,烧的放好,随着老妈的念叨,我们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流,只是少了往日的嚎哭,想都是有共性的,身子蹲跪在老爸坟前如同在他面前同样的亲近感,事实是分离,分不开的是心,我们永远怀念。给老爸圆完坟到姥姥、姥爷坟前烧纸,送饭、磕头,耄耋年龄的大姨放开嗓子哭喊爹娘,我们回来看你了,让二老吃饭拿钱,边念叨边哭,信奉很重要,灵不灵心意了然。

 


回来的路上依旧飘落雪花,赶在天黑前到家,晚间老妈家里小聚,第二天新周一切回归正常,上班的,上学的,赶路的各就各位,每每回单位的路上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老爸,泪水也止不住的流,为回程路上顺顺当当感恩老爸给我们带的好运气,事事顺利,事事顺心。烦心事是工作前没完成的工作接着头干,也顾不上路途劳顿了,大半天几乎腚不离座椅的忙,终于完成任务,担心下午工作犯困,一上班泡杯“白咖啡”提神助阵,果然效果当然。只想晚饭后洗个热水澡好好歇身休息,可是,在家几天习惯了席梦思还是不适应这里的硬板床,还是咖啡惹的祸,总之躺下好久没睡意,半夜醒来睡不着,再睡着却是梦到有个人影站在我床边,顿时醒来全身冒汗,哪来的人影?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总之,2018年也见雪了,该做的都要做,没做的慢慢做吧,每一次的开始也是结束,抖擞精神迎战。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