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新闻 >(20)活在生活之外—甲鱼牛肉汤面

(20)活在生活之外—甲鱼牛肉汤面

2021-12-01 06:55:37

/粥粥


晚上十点,我一觉醒转,莫名的紧张出一身汗。


我以为是一身汗,可换衣服才发现,只有一坨,只有前胸是被汗浸湿了的。第二天告诉了医生,医生被我那句,“胸口处衣服湿透了”所警醒,马上表情严肃起来,”把手举起来,和肩膀一样高,把眼睛闭起来,不要动“。

 

过了一会儿,我迷惑不解的在医生的口令下睁开了眼睛。医生一番夹杂着专业术语的解释后,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出汗的位置不对,医生怀疑我甲亢了。

 

医生真是好职业,马上就能联想到若干种可能的疾病并且迅速排查。连出个汗地方出得不对了,医生也赶紧查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看到医生给隔壁床开了安眠药,我打着小算盘跟医生讲,怕打针怕得睡不好,想让医生关注睡不好这个事实,给我也来点助眠的药物,最好除了吃饭上厕所剩下的时间都在睡梦中,毕竟,躺在床上数点滴的日子实在太难熬。

 

医生却告诉我,他们当年学医的时候,都有自己扎自己的经历,这个需要自己克服。咦?我听着怎么不对,不是开安眠药么?怎么变成了困难像弹簧,你强它就弱的思想教育。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嘛!

 

我这次直奔主题,”董医生啊,我睡不好,能不能给我也开点药“?主治医生没理我,一直沉默着走到了病房门口,才忽然回头对我狡黠的笑笑说,“睡不好啊,我给你中药里加点茯苓”,然后大踏步出门,根本就没给我说其他话的机会。

董医生离开,猛然间想到他狡黠的笑容,我意识到,我向医生要安眠药的行为,可能已经引起了董医生的其他联想。因为我明确的知道我的主治医生是西医,他给我中药里加茯苓,那不就是给我一个安慰剂么!


每当下午,“咣当咣当”摆满针剂的手推车在走廊里响起,我就开始心跳加速想要上厕所,有时候厉害了还会拉肚子。常常护士来了我却在厕所里躲着,等到手推车离开我们病房门口。我的心也不慌了,肚子也不疼了,仿佛真的逃过了一劫。

 

记得小时候,因为写字慢,总是写不完一个生字写五行的作业,小学二年级搞成了家里最辛苦的职业,免不了家长看不下去帮一把。那时候我也总会在小组长检查作业的时候,假装上厕所,等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匆匆跑回去,慌忙中让小组长看一眼我有三种字体的作业本,大多数慌乱的课前,小组长都来不及细看。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来上课的老师迟到了,小组长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辨认我那三种字体,我狡辩自己右手写累了用的左手,可是这第三种字体,难道要说是用脚写的么?于是被揪出代写的糗事。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用的这一招,忒没出息!

 

等到护士忙完整个科室,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打针,这个时候就再也躲不掉了。每当这个“啊啊”叫的时刻,小涛总会大声跟我讲,“粥粥姐姐,勇敢一点嘛,打完针病就好了呢”。还未变声的童声清脆悦耳,一声声“粥粥姐姐,粥粥姐姐”,满是真诚,在听惯了26床这个代号后,这样的叫法直叫得人——心都要化了!


传说鸡是发物,病人是不能吃鸡的,牛肉也要少吃。于是小涛妈妈高标准严要求连碰都不碰一下。


一天在查房时候,主治医生看见小涛鼻子上鼓鼓的包装袋,诧异的问这是什么?“是一只鸡腿”,当听到这个回答时,主治医生”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小涛委屈的发着脾气“不让我吃,我闻闻还不行吗”!医生听完小孩子的气话,苦笑着半搂着小涛,溺爱地摸摸他的脑袋,问“多大了?”“十一岁”,“哦,跟我女儿一样大”,医生说完这句话,又对着小涛光溜溜的脑袋,若有所思地多摸了几下。

已经憋了大半年没吃过鸡肉了。这个小孩子渴望又委屈的话语,让我们笑中带泪的想起了自己“诸多不能”的处境,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医生查完房,临走时告诉小涛妈妈,可以去买来自己做着吃,自己做来吃没有问题。小涛妈妈听了医生的话,还是将信将疑不敢吃。走到卖鸡的跟前了,犹豫着,最后却买回来一只甲鱼。

小涛家里以前开过牛杂馆,他对牛肉有着深深的热爱。妈妈那天买了甲鱼,可是小涛偏偏要吃牛肉面,对于那牛肉稀少的牛肉面,小涛也是被禁止的,可这小孩子脾气耍起来倔的像头牛。


聪明的妈妈竟然想起了偷梁换柱,把牛肉面捞出用开水漂过后,放到了甲鱼汤里,于是不知情的任性孩子就在我们的集体谎言中,开心吃完一大碗牛肉面。也许真的是太久没吃,他竟然没有察觉味道不对。

(小涛吃的是左边的,右边的存在于想象中)




这么久不发,大家都忘了前面的了。好些朋友都看过全文了,这里给没看过全文的朋友再发一下。放心,这次一定更完。。。


关注可扫下方二维码。。